莫伊岳

已退人义坑,情系陈道明。微博同名。

【卓洛】似是故人来

结局延伸/洛洛个人/正经回忆

-----------------------

“凳子我都翻好了,那骆老板,我走了啊?”
“好的,明天见。”
新来的伙计小王总是留到最后才走,为了给雇主留个好印象。可这夜已太深了,晚十点的天空如同浸了墨,不透气地发着黑,只有那几只写着“酱子”的灯笼还熠熠发亮。小王脱下那身藏青色的工作服,瞥见女老板坐在角落里最后一个未被翻起的板凳上,头上顶着最后一束未被关掉的灯光,像是话剧末尾留给主角的内心独白,茫然而无声。他关切地想看清她的表情,但她逐渐蓄长的头发挡住了脸,只好作罢,不多久身影便从门前的竹林中隐匿了。
嘈杂了一整天的料理店回归到了专属于洛洛的安静。她夜夜守着这灯笼光的日子,已经过了多少了?起身翻开一页和风台历,成堆的都是老卓那老古董留下的,如她没记错的那样,已经三年了。时间过得都这么快的吗?洛洛苦笑,度量着快要及腰的头发,好像是在抚摸自己的女儿,盼着长大又盼着长不大。
她不自禁地回忆起三年前老卓不告而别的那段日子里她总有被挖空的感觉,并且历历在目——其实当时决心接手了这店,她心里就多多少少有了些准备,只是用双眼描着店内人来人往,却尽是些灰色人像,双眼过滤出的彩色又生动的那位,找不到了,就好像是被铅笔画满的草稿纸,虽然铁了心要将笔记擦干净,却还是不预期地在纸上留下了不可消磨的痕迹。毕竟这才是她第二次浏览没有老卓的“酱子”店,第一次是在老卓出门为她物色了一整天的租房的时候,她还拥有将自己的胡思乱想毫无保留地讲给老卓听的时候。于是她开始后悔自己无用的“离家出走”仅仅是在白白浪费与老卓相处的时光,也开始生气自己即使鼓起勇气装扮得成熟也无法留住老卓的可怜的魅力。就这样两眼无神地自怨自哀了一段时间,她差不多想通了,这时候再怎样责怪自己老卓也是听不见的、更不会怜悯自己,只是平添不必要的寂寞罢了。就这样,她放下了手中又快见底了的清酒瓶,擦了擦红扑扑的脸,不清醒地决定要好好打理这个店,算是对得起老卓遗留下的如同讽刺般的期望。
虽说成了老板娘,但店里的人无不同情她战败的爱情,用自愿替她经营“酱子”的方式来体谅她的失魂落魄。所以当洛洛真正试着独立管理“酱子”的时候,才体会到老卓当年的辛苦:联系货源、讨价还价、亲自下厨、调理员工……做打工妹时才有的闲情和八卦都变成了橱窗中的精美饰品,可望不可求。她有些可怜起从前收留自己的老卓来了,每天忙店里的事都忙不过来,还要抽时间照顾她这个多事的黄毛丫头。老卓是没好意思直说,不过要不是看在她爸爸的面子上,自己应该早就被扫地出门了吧。心里这样想着,洛洛的脸上也溢出了笑,对老卓的感激更甚了,虽然他看不到。
三年的时光像一把修眉刀,把洛洛的职业与人生都修剪出了精致的轮廓。不像老卓那样随遇而安,她还年轻,在唯一的愿望——与老卓不计贫苦共度余生——失败之后,她还尚有重燃美好生活的野心。这让她想起了自己的女神唐晶,同样是丢失了爱情,唐晶拍拍身上的灰就能站起来接着走下去,而她却没有那样的本钱,可说不定这也会是老卓欣赏女人的一个方面呢?印象中的老卓对于唐晶姐还真是倍加照顾。就这样,在她重振旗鼓、将“酱子”打理得有条有理时,她决定要为“酱子”开分店,一来增加自己的收入、丰富生活,二来发扬发扬老卓言传身教的独特手艺。转眼间,近十家分店已悄悄坐落在了上海市中心的各个角落,宛如走到哪都有老卓陪伴似的。它们也都开在写字楼旁边,开到深夜,深受小资白领们欢迎的同时,也迎接和送走了了许许多多的“贺涵”和“唐晶”;星星点点的“酱子”灯笼照亮了客人们回家的路,只是新的灯笼都是由机器炮制的,缺少了老卓亲笔写下的温度。
但除了时不时地勘查以外,洛洛很少会去分店闲逛,更像是一切都没发生过一样,只是在老卓的店里迎迎客、炸炸天妇罗。她也没有再爱上其他人——毕竟其他男人在她眼里,按她的话说,也只有幼稚可言了。有时候会偶尔见到与老卓年龄、身材相仿的顾客,她总会如梦初醒般地揉揉眼,仔细看个几秒,然后再嘲笑着自己把头转开。她学会了打扮自己,买的衣裤质量与唐晶的大衣相仿,妆也会时而的浓艳,像是要故意探究这样的大红唇是如何占据了老卓的心,即使她每次涂完都会立刻厌恶地擦掉;她给自己买了辆小巧的汽车,即使她还是决定抽时间学骑一骑更不安全的摩托车;她攒的钱已经快可以在上海的弄堂里买套自足的小房子了,即使每当她抚摸过租房的墙壁时,都好像在抚摸老卓为他操心的手,令她不舍得搬家。她就像是长大的幼鸟,身材大到必须要离巢了,又好像是墙上钉着拍立得照片的图钉,永远也无法离开这地方,永远都要与照片里的回忆共度余生。
她走到了布满灰尘的CD机旁边,想起了自己曾因为嫉妒打断老卓与前女友跳舞的蠢事,不禁觉得当时的自己是多么天真,难道哭着闹着阻止老卓成为别人的舞伴就能让老卓愿意接受自己邀请他去舞会吗?可是除此之外她又有什么其他的方式能让老卓注意到自己的喜欢呢?喜欢所以嫉妒,喜欢所以惹祸,喜欢所以才没有理由、没有限制。她从碟堆里随意地抽出一张便放了起来,一首名叫“Unforgettable”(无法遗忘)的音乐,虽然听不懂歌词,曲调的悠扬也足够她失神了。与老卓在一起的每分每秒开始变得生动,像一部超清电影吸引着眼球:严肃地接受她入店的时候、戴着生日帽吃蛋糕的时候、学自己的苦脸五官挤作一团的时候、邀请她坐上机车后背的时候……无法想象三年过去了,这一幕幕竟丝毫未褪色,也未被任何其他的景致取代。但影片的结尾却冷不丁地出现了“纯属虚构”四个大字,顿时令她暗淡,心想老卓这三年过得好吗?做了什么事,又遇见了多少女人?她没有知晓的途径,也没有责怪老卓抛下自己的权利,这么久了他也没想过来看看自己,定是早把她这个丫头片子忘了。一切都变了,一切又好像都没变,自己与老卓也许只是缘分使然,前半生有了他的参与,后半生的故事却只能写上别的主角。也许,这就是她和老卓的命运吧。
谢谢你,老卓,让我知道了爱、欣赏、依赖一个人是什么感觉。一曲终了,洛洛微笑着起身,决定是时候真正地与老卓道别了。或许会突发奇想地把店卖了,或许会找个会过日子的男人一起好好打拼,但“酱子”与“酱子”带给她的一切回忆,都将在今晚尽数埋葬在这可爱的CD机里了。
“不好意思,我们打烊了。”听到自动门被打开的声响,背对着脱下“酱子”工作服的洛洛声音哽咽,泪水夹带着精致的妆容从她看不见的侧颜滑下,“也许是永远地打烊了。”
“能撑到今天才打烊已经非常了不起了。走,我带你去兜风吧。”
熟悉的声音响彻店堂,今夜的“酱子”分外明亮。

【完】

回家收到包裹,打开惊喜地发现是@BAI 太太的挂件,可爱得尖叫出声!谢谢笔芯!

@十三枚银币 太太要的授权刻了康兔。
一年没动刀技术真的堪忧。修了很多次,但印片也很废,吞了很多细节。真是非常对不住太太了ಥ_ಥ
#记一次失败的复健#

【双书记】过年

给双书记获白玉兰奖的贺文。祝幸福。

*文中汉东卫视新春致辞由春晚开场白/结束语改编


-----正文-----


“虎跃天山龙腾海,春满神州喜满怀。亲爱的各位观众朋友们,汉东卫视祝您:新年快乐!”

主持人们的笑声落下,电视机里开始播放各行各业阖家欢聚、共度良宵的画面。灯笼、对联、棉袄、一片红色一片笑脸,甚是喜庆。

面前的大圆桌上摆放着两副碗筷、两只酒杯、和一碟白菜猪肉饺子。桌旁只坐着高育良一人。他没有动筷,静默地抽着烟,听着窗外的鞭炮声响彻心扉,对着电视闭上了眼。

年末年初向来都是工作最繁多的时候。李达康不愿意在这时候给自己放假,一定还在办公室里赶着年度报告。

大概和往常几年一样,这个年高育良又将是一个人过。他惆怅地坐了半晌,将手中的烟在烟灰缸里摁灭。缸里的烟头已经堆到了不得不倒的地步。

“一句[回家了],道出多少儿女归心似箭的心情;一声[到家了],说出多少家庭幸福团圆的心情。今夜是除夕,我们和您一起快乐守岁,共度……”

电视机里传出的声音仿佛愈发的渺远,桌上的酒菜亦愈发的冰凉。所有舞狮、杂技、乐器、歌曲的声响,仿佛都被玻璃隔在了墙外,是高育良无法独自欣赏的另一个世界。

“可惜了。”高育良瞄了一眼桌上的饺子,依旧是没有胃口。他本就不爱吃饺子,买来做只为了过节意思意思。现在连团圆本身都做不到了,还要这些个象征来做什么?

窗外瑞雪纷飞,时光飞逝。高育良就在一片与自己无关的欢乐祥和中坐过了几个小时。春晚的热热闹闹可以令他忘记省委大院里落霜的冷。他就等着倒计时一过,关掉电视、收好碗筷、回房睡觉。仁至义尽。

“……让我们一起来倒数!五!四!三!二!”

高育良已经端起盘子起身,向厨房的垃圾桶走去。

“一!”

“我回来了!”

“新年快乐!”

在一片爆炸声般的欢呼与烟花声中,高育良家的大门被撞开。李达康踉跄地进了房门,脸上挂着融化冬日的笑。一身黑发、黑西装、黑皮鞋上缤纷地落满了纯净的雪,他挺拔地站着,黑白错落好看得不像凡人。

周遭的吵闹越来越热烈,却又好像忽地全部静了。高育良看向门边,手里倒饺子的动作停了,不知是见到爱人的喜悦、还是错过与之共享春晚的难过,一时悲喜交加,竟不知如何开口。

“你……你没加班吗今天?”

“过年啦,我加什么班呀!”

“那你这么晚才回来,去哪了?”

“去买饺子呀!”李达康举起手里鼓鼓的塑料袋摇了摇,笑得就像个表现好正邀功的小孩儿,“家里冰箱永远都空落落的,我想你肯定不记得买东西。但过年怎么能没有饺子呢?我跑了好多好多地方,人家都回家过年去了,哪儿都不开门,找了一晚上才找到一家商店还有饺子卖呢!哦,我还顺路买了些鞭炮,一会儿我们还可以……”

“你这个大傻子……”看着李达康兴高采烈地翻着塑料袋的样子,高育良简直是又气又好笑。自己怎么会有个这么不知趣的爱人呢?他不再多话,把手里的东西都甩到一边,走到了李达康的身旁,将他紧紧抱住。

“买什么鞭炮呀。你回家过年,比什么都重要。”

手里的塑料袋被挤得掉下,年货都散落一地,身上的雪花也尽数洒落在了高育良身上,李达康被突如其来的拥抱吓得后缩,却又被随之而来的温柔裹了个严实。屋外的锣鼓喧天与屋内的歌舞升平,终于打破了一墙孤寂,温暖地揉合在了一起。看着高育良责怪又满足的脸庞,李达康幸福地笑了,伸手亦将他圈在怀里。

“我知道啦。新年快乐!”

今年的年,总算是完整了。


(完)


-----彩蛋结尾-----


看着高育良责怪又满足的脸庞,李达康幸福地笑了,拉着高育良的手就往外走。

“买都买了,就陪我放一放吧!”

华灯初上,夜色正好,不远处的夜空中亦盛放着各家烟火。李达康将一卷长鞭炮铺开在后院的空地上,点燃,看着火星子沿着引线窜跳,一下子逃到了高育良身边。

忽地,炮竹开始噼里啪啦地爆响,惊得李达康躲进高育良的怀里。看见李达康缩成一团却开心得合不拢嘴,高育良斜眼匿笑,双手轻轻覆在李达康的耳朵上,怕他害怕炮竹声震耳欲聋。

鞭炮在黑夜中迸溅出点点的红光与温热,李达康转身抱住高育良,在他耳边大声地喊:

“新年快乐!育良!”

高育良亦轻吻李达康的鬓角,在他耳边低语:

“有你就快乐了,达康。”

今年的年,总算是完整了。


(完)




恭喜吴刚老师和张志坚老师双双获得白玉兰最佳男配角奖!
双书记的春天!双书记粉过年!
我觉得也是有必要写一篇双书记甜文庆祝一下了。

怎么可以!这么可爱!想养!!!
(图源超话粉丝微博)

【沙李/赵李/赵沙】汉东篮球梦之队(2)

系列设定,一定要先看!


~喂!党章!党章!~


可能是最近天下太平,大家都闲来无事,没过一会儿,其余的队员就都来齐了。

沙瑞金带领大家一起做完了热身。在其他人坐在长椅上喝水的时候,他从运动包里拿出了一个有篮球场俯瞰图的硬板、和一支马克笔,走到了长椅前。

“各位,今天我要来讲一个我们需要训练的新阵型。这个阵型的名字我暂时取为[党章]。”沙瑞金将硬板对着长椅上的众人,拿着马克笔在硬板上边解说边涂涂画画起来,“运作方法是,当控球后卫将球带入半场的时候,大喊[党章],得分后卫就要准备接球,然后再将球传给大前锋进行投篮。如果有必要,中锋可以给大前锋做个屏障,将球传给小前锋进行投篮……”

沙瑞金低着头,认真地用箭头标注着每个位置的走位和行动方式。

“大概就是这样,各位明白了吗?”

毕竟已经是合作多年的队伍了,像这样简单易懂的阵型,大家都领着水瓶子默契地点了点头。看到沙瑞金看向自己,赵立春又向他再重重地点了点头,表示承诺。

“立春同志,你今天是第一天来我们的训练,如果有什么不懂的要及时问我呀!”

“嗯,好的呀。”

赵立春善解人意地笑了笑,好像对于他来说亦是小菜一碟似的。

虽然他的言行很是随和,却总流露出一股不容置疑的气氛,沙瑞金便也不好多问。

”那立春同志,我把你安排为得分后卫,你看行吗?”

他想起刚才赵立春那精准的三分,决定先试试他的深浅。赵立春亲切地答应了。

于是训练正式开始。由于要熟悉新的阵容,作为队长的沙瑞金今天担当起了教练的职责,在一旁指挥队员们行动,并不打球。他将赵立春放进了首发阵容,看看他能不能及时适应。

“党章!党章!”

担当控球后卫的张部长将球带进场,喊起了预定的口令。他把余光瞟向了得分后卫赵立春,见他已经做好接球的准备,便打了个幌子,将球传给了赵。

三下两下,赵立春避开了防守队员的阻挠,顺利接到了球。就在大家都对赵立春的身手还算认可时,他却并没有将球传给大前锋的意思,自己在胯间运起球来,动作帅气、表情严肃。

“喂!党章!党章!”

沙瑞金在场外大喊,提醒赵立春要服从队形,赶紧把球扔出去。可赵立春像是没听见似的,在风骚地换了两次手之后,做了个假动作引开防守队员,然后兀自潇洒地投了个三分球。

哐。倒是非常完美地进框了。

“停停停停!”沙瑞金摆着手走到赵立春面前,“立春同志,刚才我们说的[党章]的运作方式,是要你把球传给大前锋投篮,不是要你投篮啊。你真的理解了吗?”

受到沙瑞金责难,赵立春低着头浅浅地赔笑,那样子让人不原谅都难。

“我理解的,刚才是拿到球太激动了,就给忘了,不好意思啊。”

“好吧,那就再来一次吧。”

打量了一下面前的人如此诚恳,沙瑞金只好退回了场外,吹哨示意队形训练重新开始。

“党章!党章!”

如法炮制地,张部长在喊了口号后,很快将球又传给了赵立春。可赵立春似乎完全没有汲取教训,依旧当沙瑞金的喊话是耳旁风,没有将球传出,而是又自顾自地投了一个三分球。

哐。虽然沙瑞金有些不开心了,可是赵立春又进球了。

“我说立春同志,”沙瑞金再次走到赵立春面前,叉着腰,扫视着赵立春的眼神已然没了笑意,“虽然你的三分球确实很准,但篮球讲究的是团队合作,我们既然要训练的是队形,你就得服从安排走位,不能光想着自己进球啊!”

“对不起,刚才我又疏忽了。”

赵立春双手合十并摇了摇,再次一本正经地认了错,让沙瑞金难以判断他到底是不是故意的。

“那就再试一次吧!别浪费大家的时间了!”

决定给赵立春最后一次机会,沙瑞金又退到了场外。但不负众望地,赵立春在接到球后,又当什么都没发生过似的投了三分。

于是沙瑞金非常生气,忍着对新同志发火的冲动把不合群的赵立春换下来了。


“立春同志,一句话,你到底能不能好好跟大家打球?”

被换下队伍之后,赵立春就一直一个人在另外半场运球、投篮。等到训练结束,大家都走了,只剩赵立春一人还留在场里玩球,面无表情,就好像赌气一样。沙瑞金见状,只好上前去跟他问问清楚。

“能啊,明明是你不让我打。”

赵立春冷冰冰地投球、捡球,但就是不看沙瑞金一眼。

“诶诶诶,可不是我不让你打啊,”沙瑞金上前拉住赵立春还要投球的手,皱着眉瞪着赵立春,篮球掉了也不管,连忙澄清,“是你自己不配合训练,让别人都等着你,我还怎么让你上啊!”

一改在大家面前的和蔼可亲,赵立春突然威严地看向沙瑞金,俨然一幅领导审视下属的样子。

“哼,我是新人,才第一天来训练,别人都没意见,你瑞金同志就不能体谅体谅啊!”非但没有了之前道歉的态度,赵立春还非常高傲地仰起了脸,一把甩开了沙瑞金的手,“以后我还会来的,你们比赛也一定会需要我的,等着吧。”

说完,赵立春就拾起了自己的篮球,回瞪了沙瑞金一眼,大步流星地离开了篮球场。

那气息依旧是令人不易接近,可前前后后的模样却像是换了一个人。沙瑞金待在原地傻眼了,心想这赵立春到底是何许人也,自己怎么会遇到这样一个奇怪的祖宗啊,招谁惹谁了?


TBC

【沙李/赵李/赵沙】汉东篮球梦之队(1)

系列设定,一定要先看!


~初识赵立春~


“老沙!下班啦,打球去不?”

忙完了一天的事,张部长低头卡着手表,等指针刚一过整点便按捺不住地冲出了办公室,跑去了隔壁沙瑞金的办公室。

看着门外探进来的半颗头,再看看自己手上等待批阅的文件,沙瑞金左右为难。

他真想心一横,头也不转地对门外的人摆手:“去去去!还有那么多工作呢,一天就知道玩!”可办公室里坐一天早已腰酸背痛。加之他又讨厌加班、提倡劳逸结合。思前想后,他决定把工作带回家去,每天的运动还是少不得。

“唉,我知道啦!你等我换套衣服!”

说罢,沙瑞金无奈地把文件都塞进了公文包里,从柜子里拿出一套干净的运动服,便走进了办公室的内室更衣。


“我听说最近汉东省调上来了一位省委书记,昨天刚到任就说要参加咱们的篮球队呢。”张部长得意地仰头,对着沙瑞金笑笑,“看来咱们中央篮球队名扬四海啊!”

莫说相公痴,更有痴似相公者。沙瑞金一听便来了兴趣。

“哦?真的吗?他打得怎么样?”

“我怎么知道?连人都没见过呢。不过啊,”说着,张部长突然神秘地压低了音量,“听说他特别爱投三分耍帅,每次打球都有不少汉东省委的小姑娘们围观呢。”

噗。沙瑞金差点笑了出来。还耍帅、围观呢,大家坐到现在这个位置,都是一把年纪的人了,居然还有人能搞什么个人崇拜主义,幼稚不幼稚啊。

“那我还真想见识一下这汉东来的书记的球技了!”

两人一路聊着就走到了办公楼背后的篮球场。可能是因为去得太早了,队员们都还没到呢。两人把包放在一边,正准备先开始热身,就瞟见了从身后走来的一个穿着篮球服的陌生男人。

沙瑞金上下打量了一下这个人。个子和自己差不多高,看气质应该是个中年人,可是面部却保养得精致,身材也是修长。他的五官精致、棱角分明,书生气中透着点霸道。要不是那扑面而来的气场,他很难把这个人同中央大院的领导人群联系在一起。

可在这里打球的分明只可能是中央的公职人员。大院里的人沙瑞金已大多都认识,可他无论怎么看这人都只觉得他面生。那他不会就是……

只见那人兀自埋着头运球,往篮球场中就是一路小跑。一直跑到了三分线外,那人不加停顿和比划,拿起球来就是一个手肘九十度的完美抛射。

起跳,勾手,哐。一个利落的三分球就进框了。

阳光将他的投球姿势剪成缩影,搭配上他纤长的身材,那画面还确实挺好看的。

沙瑞金和张部长都被这个天外来客看蒙了。投完了球就好像完成了使命,那人这才注意到一旁一直注视着自己的两人,捡起了弹下的篮球,对两人招了招手,报以微笑。

“不好意思,忘了做自我介绍。我叫赵立春,是咱们中央篮球队的新队员,以后就多多指教了!”

顿了半秒,沙瑞金才从刚才的进球声中缓过神来。他率先走向前去,对赵立春伸出了手。

“你好啊,立春同志。我叫沙瑞金,是这个队的队长。”沙瑞金亦对他勾了勾嘴角,眼里充满了自信以及对这个帅气的三分手的期待,“欢迎你的到来!”


TBC

【沙李/赵李/赵沙】汉东篮球梦之队(设定)

小段子集

略OOC/略AU(毕竟写成了运动文,领导人们大概不会有这么多时间打篮球XD)

没有文笔,只搞事情。


私设人物:

赵立春为陈道明老师形象。沙瑞金、李达康按原剧为张丰毅、吴刚老师形象。


涉及西皮:

沙李、赵李、赵沙(对,有赵沙这个新西皮,请注意)


故事背景取于:

  1. 现实中老干部明星们的梦舟篮球队(张、吴、陈老师皆有参加)

  2. 《人义》中沙瑞金组织的干部篮球队


故事时间线:

  1. 李达康作为赵立春秘书,赵李两人先相识(此段是原剧原设,不写)。

  2. 赵立春升任中央、沙瑞金还未调任汉东的期间,赵沙两人在中央相识,并一起参加中央组织的篮球队。

  3. 李达康所在篮球队代表汉东省去中央进行友谊联赛,期间李重逢赵立春,并结识沙瑞金。

  4. 沙瑞金调任汉东,拉上因为工作原因已经很少打球的李达康一起重组汉东篮球梦之队(此处可能与原剧略有不符)。

  5. 之后的故事,之后再想。


故事内容部分有现实/原剧参考,其余瞎编。

本人对篮球也只是略知一二,若有技术上的错误请及时指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