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伊岳

已退人义坑,情系陈道明。微博同名。

【正剧向】【all康/主沙李】太平江山(10)

剧情走向设定及声明请戳

日常唠叨:

期末终于考完了,好几天没更新真是不好意思,最近会尽量多写一点弥补的,感谢大家的不离不弃不取关QAQ

为了确保这个文不坑,我今天已经把日后更新的大纲列好了。这是第10更,全文大概会在25更左右结束(取决于想写的心理活动和废话多不多)这样说出来大家看得应该会安心一点吧。

完结之后应该会再写几个甜饼番外吧,我猜。不过就和小段子差不多了。

今天可能会再跟风更一篇高考作文的段子,还在构思中。

再次蟹蟹一点一滴的热度和评论,是对我最大的鼓励,我爱你们(^3^)


正文:


十三


“报告写成这样也敢拿来给我看?去!我看你是不想干了!”

李达康气得别过头去,对着眼前的人连连摆手,对方吓得不敢作声,连忙从他的办公室逃也似的溜了。

那日之后,李达康的生活又回归到了正轨。日常地开会,日常地批评人,大家的工作也都忙了起来,不曾与谁再认真会面,犹如何事都未曾发生过。

但李达康仍旧对光明峰这颗刺日思夜想,一天不解决他便又要想上三分钟。

嘟。桌上的座机响了。李达康瞥了一眼,是级别较低的黑机。还在方才的气头上没过,李达康抓起听筒,语气禁不住有些不客气。

“谁!”

“诶李书记……我赵东来啊。”

一听是赵东来那熟悉的声音,李达康的心里就安稳了三分。已经有好几日没见着他了,不知他最近工作顺利不顺利?李达康自忖着,有些后悔刚才对他戾气太重,整理了下情绪接着说:

“噢,是东来啊,有什么事吗?”

“李书记,这也有些日子了,我想跟您当面汇报一下谢一那案子的一些情况。”

朝思暮想的事情总算有了些头绪,李达康回答得有些迫不及待,让赵东来立刻来自己的办公室细谈。


“李书记,我……抱歉。”

正背对着赵东来泡茶的李达康闻声回头,看见赵东来竟然对自己鞠了个九十度的躬,连忙放下手中的茶杯走上前去。

“怎么了?有话好好说啊,这是做什么?”

“李书记,我无能。您罚我吧。”

原来赵东来此行只是例行公事,并不是为了报喜。李达康的神色暗淡了三分,但还是将赵东来扶起来,正住他的身子,逼迫他直视自己。

“行了啊,有问题咱们就解决问题,干嘛搞得这么悲壮?”

赵东来也凝视着李达康,那双清澈黝黑的眸子里仍闪烁着对他无上的信任,可他却无以为报。他唯有苦笑一声,勉强作答:“唉,李书记,我知道您对这件事很关注,很上心。但又过去这么久了,我们还是,还是只有些碎片式的线索,没有找到关于王富贵的直接证据。说真的,很对不起您……”

“那上次你说的那个已经抓起来的凶手,判决了吗?”

“嗯,绑架加上故意杀人,又是当场抓获啊,死刑,已经判决了。”

“那谢一一家人呢?”

“该慰问的慰问,该补贴的补贴,我们已经答应过他们继续追查了,受害者家属方面没有问题。”

“那不就行了,最重要的命案都已经了了,又何必丧着个脸呢?”李达康拍了拍赵东来的手臂,故作戏谑地说,“这幅模样可不好看,你要再不打起精神,我可要生气了。”

要说李达康没有半点的失落,那一定是假的。无论王富贵的结果是一清二白还是罄竹难书,他都做好了全盘接受的准备。嗯,大不了再次重振旗鼓、从头来过便是了。

他最害怕的便是像现在这样的毫无头绪,令他有些进退两难。

光明峰项目的其他部分自然都在紧锣密鼓地进行着,如果还不尽快将住宅区部分——也就是王老板负责的项目——也敲定下来,如果在最后的关键时刻查出变动,到时候影响到全盘的开张问题就大了。可现在偏偏又没有证据,他们的处境可以说是十分的被动。

但也不知为何,李达康面对着赵东来卑微的认罪,却无论如何也提不起气来,就连失落的神情他也用了力在收敛。

换作眼前是别人,或换作是原来的自己,李达康一定早就破口大骂了。可他明白赵东来不是不作为的,相反,他一定比自己更焦急,在自己看不见的时候夜以继日地破案,就是为了给自己一个交代。

即便如此,赵东来仍旧负荆请罪,鞠躬尽显无奈,就好像他真的什么都没有努力做过一样。

如果自己这时候再批评他,那他一定认定自己是多么无能了吧。李达康意识到自己作为上级,也应当与下属共患难,而不是落井下石。怎么能没由来挫了锐气呢?

他是心疼赵东来的。

而赵东来自然也是备受慰藉,看着李达康故意做出一副生气的表情,只觉得书记是真的有些变了,虽然还是以他独有的方式。赵东来心领授意,也抖擞精神,半开玩笑地向李达康敬了个礼,说:“是,李书记,我明白了。”

“这就对了。”李达康靠坐在办公桌上,边喝着茶水边对赵东来微笑,“不过还是要提醒你们,办公的时候程序要走到位。手脚要干净利索,别太大动静。该发布声明就要及时发布声明,以免给不明真相的群众造成误会。”

“李书记,您这话是……”
“杏枝跟我说,现在外面可都是关于你们公安和这起命案的流言蜚语。我虽然是认真地纠正了她,可我不可能替你管住那么多张嘴。作为局内人,你自己多加把握分寸吧。”

李达康将杏枝作为亲人对自己善意的提醒原封不动地送给了赵东来。赵东来点了点头,表示理解和感谢。

“还有就是,我在想要不要主动出击,找那个王富贵去谈一谈。”

李达康提出大胆的进攻方式,令赵东来有些茫然。

“这,这样好吗?恕我斗胆直言,这王老板还身处灰色地带,极有可能携带犯罪事实,要是您现在直接去见他,李书记,我怕到时候查出点什么牵扯到您……”

“也是,容我再好好想想吧,”李达康若有所思,进了一口茶,“我也是为了将风险降到最低啊。”

话音刚落,办公室外传来一阵敲门声,李达康应了门,金秘书推门而入。

“李书记,易书记有事找您。”

“让他等我五分钟,我这里还没……”

没等李达康把话说完,易学习已经从金秘书的身后走近办公室内,一脸意味不明的笑容。

看着谈话被打断有些不满的李达康和一脸错愕的赵东来,易学习已然开口:

“真不好意思打扰你们二位了,但正好你们二位都在,我就有事情想要说说清楚。”

易学习转身面向李达康,神情顿时严肃起来。

“达康同志,我希望我们可以协商,尽快将王富贵从我们目前的光明峰项目上撤下,以杜绝后患。”

语毕,李达康已然面色阴沉,不善地注视着易学习。

他会提出这样干脆而不计后果的决定李达康一点也不生气,也不意外。他意外的是,怎么赵东来对自己单向汇报的要事,让易学习这么快就知道了呢?

他突然意识到,上次的突击会议只是个开始,同级监督的力度比自己想象的还要不可预测。


评论(5)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