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伊岳

已退人义坑,情系陈道明。微博同名。

【正剧向】【all康/主沙李】太平江山(11)

剧情走向设定及声明请戳

日常唠叨:

这一章写的我简直太心疼达康了……(自己把自己虐到也是没谁)

我琢磨着完结之后大概会大修一遍,把没必要的文字删除再加一些情节,最后偏向为李达康个人向,然后再做成PDF。

蟹蟹所有还在看这个文的朋友,作为写的第一篇毛病会很多,一直都在改进,希望能在大修之后呈现一个更好的版本。

蟹蟹红心蓝手评论,日常飞吻!


正文:


十三(接上文)


“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李达康镇定地装傻,想等易学习先开口解释他的消息来源。可惜易学习并不吃这套。

“达康同志,你别难受,我这也是为了你好。”易学习走得近了些,看了看赵东来,又看向了李达康,“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你想要经济,想要GDP,想要保全光明峰项目。但如果这些不是在一个安全合法的前提下得到的,我想最后我们都会自食恶果的。”

“我可什么都没说呢。”李达康从办公桌上站起来,直视着易学习,表情喑哑。

“你这个人是怎样的,我还不够了解吗?”

“而且,谁告诉你光明峰不安全、不合法了?”

“你就不要再自欺欺人了!“易学习突然拔高了音调,”一拖再拖的下场就是承担更多的责任,对谁都没好处!”

“我没有自欺欺人!”李达康也不甘示弱,用力将陶瓷水杯扣在桌上,眸子里透露出不可侵犯的怒气,“我问你,你口口声声说什么我驱金逐利、什么光明峰下场惨重,你拿得出铁证如山的事实来吗?你跑到我的办公室里来就是为了教育我的吗?我告诉你,无论你是我朋友、还是京州市纪委书记,我李达康怎么工作都用不着你来管!”

几乎是在吼叫中结束谈话的李达康不等易学习多加辩解,便大步流星地走出了办公室,留下易学习仍激动地喘着气,与赵东来面面相觑。刚才的场合本不应有赵东来出现,再加之落得个如此尴尬的结尾,“易书记……”赵东来小心翼翼地对易学习指了指门外,便一溜烟地追出去了。


十四


“李书记,您说,这……”赵东来碎步跟在李达康的斜后面,一边试探地搭话,一边观察着李达康的脸色。可李达康并没有应他,兀自向前迈着步子,直到将赵东来引到了无人的吸烟区。

李达康将吸烟区的玻璃门关上,从兜里掏出一包未开封的香烟和打火机,沉默着捡出一根来点燃、深吸,而后失神地倚靠在了墙上。

他本是一个老烟鬼,从前烟不离手,每次压力过大或者需要深度思考的时候总会一根接一根。但也许是为了给新来的沙书记留下个好印象,自从沙瑞金决定来汉东之后,赵东来就极少见李达康再抽烟。

戒烟不可能容易,但只要是他李达康想做,也没什么做不到的。甚至对于他这样坚韧克己的人来说,破戒会是一件比戒更加难以容忍的事。

可今日他破了戒了。赵东来想,他一定是很累了吧。

“东来啊,对不起。”李达康低了低头,嘴里吐出一串长烟,“让你看到我这样。”

赵东来设想过李达康会如何对着自己大骂易学习解气,也想过他或许会把气转过头来撒在自己身上,揪着自己办事不力的事不放。但他从未想到李达康做的第一件事竟然是道歉。

他十分惊讶,却也想不出李达康为什么要道歉,有些摸不着头脑。

“李书记,您这是说什么呢……”赵东来小声地打着哈哈,“您是怎么一个……工作作风,我们大家都是知道的呀。”

李达康一听就知道赵东来会错了自己的意。他以为自己道歉是为自己方才的争执感到失礼。但其实不是的。

哪天都会有人不合他的意,哪天他都会提着嗓子对别人指指点点,他怎么可能会为这种事情就向自己的下级道歉呢?简直是笑话。

但今天他不再是以往那个站在制高点上对别人倍加苛责的独裁者了。此时的他已从山顶上被人推落,一路坠进了一汪与自己平起平坐的权利中,前后左右的汹涌将他包抄。他定睛一看,那汹涌全都是对他权威的挑战。洪亮的声音亦被淹没。

以前他不善水性,因为常年都高居山上,但他也高傲地不怯水。此次毫无尊严地溺水,让他感到羞耻。

然而这种程度的羞耻毕竟也算是上级施加的,他仍勉强能够容忍。最令他无法忍受的是他自己失态的原因,竟是被自己同级的权利监察到了自己的过错,而后自己还想为这过错圆谎而非弥补。

所以他哪有什么气好撒?也许赵东来并不以为然,但李达康此时除了不知所措,根本不知他还有没有做官的资格和底线,在赵东来面前还有没有作为上级的体面。

想着想着,李达康不知如何应对,竟然呛着烟哭了出来。

“李书记!李书记您怎么了!是不是我说错什么了?”赵东来看到李达康贴在墙上放声大哭的样子,比他更加的不知所措,连忙上前去将他扶正,又是担忧又是不解。

而李达康却支不住力地倒在了赵东来的怀里,像受了委屈的小孩儿一样抽泣着哭到失声,就像当年在林城得知投资方全部跑了的时候一样。


十五


“我一直都非常欣赏和敬佩你的工作能力,达康同志。但我对你的担忧也是同样分量的。”

田国富踱着步,表情温和无异,但语气却有着不容置疑的威严。

“我们最不想看到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我知道的,田书记,这件事情的责任全在我。我会向您做深刻检讨,报告我明天就交到。”

“不是对我做检讨。是对组织、和所有对同级监督项目抱有期望的人做一个交代。”

“田书记,我,我斗胆向您申请,”李达康突然毫无征兆地示了弱,开始向田国富求情,“我和易学习的这次矛盾,能不能就向您单方面地认错、批评、和解决?”

看到田国富的眼神有些惊讶和疑惑,李达康咽了口水,鼓起勇气说:

“算我求您了,能不能不要让沙书记知道这件事。”

田国富先是吃惊,而后陷入了短暂的沉思,再次看向李达康的时候仿佛已经看穿了些什么,眼神晦暗不明。

“这件事情虽不算轻,沙书记也是最应该了解情况的一个人,理应上报,但这次我选择相信你。我暂时不会把这件事情告诉沙书记。”

看到李达康似乎重重地呼了口气,田国富接着警告:“但我希望你和易学习要将这件事情快速地、妥善地解决好。吵架是小事,下次如果因此牵扯出什么违纪违法的大事,那就不是我们任何一个人有权利做决定的了。”

李达康明白,田国富大约已经知道了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知道了他的立场。只是被田国富知道这些,事情就已经足够危险,所以他对于为什么田国富能接受他的请求,是更加的参不透。不过既然目的达到,时间紧迫,他也来不及多想,只对田国富深深地鞠了个躬,表达了他无以言喻的感谢。


那样一个一直理解着自己的人,那样一个无条件支持自己的人,那样一个会安慰着自己向自己认错的人。

任何人他都能挺过去,只有沙瑞金,他绝对绝对不能让他失望。


看着李达康走出省委大楼的背影,田国富从窗口转身。

”怎么样,都听见了吧?”

缓缓地,沙瑞金从田国富办公室的内室走出,神情复杂,不知该做何解读。


TBC

评论(15)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