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伊岳

已退人义坑,情系陈道明。微博同名。

【正剧向】【all康/主沙李】太平江山(12)

剧情设定走向及声明请戳

日常唠叨:

最近几更疯狂拉剧情,文笔没有那么文艺伤感了,那么多的对话,读起来可能会更像看电视剧的感觉吧。

(有些地方可能表达含蓄,如果有没懂的地方请留言,我会一一解释的,最后大修的时候也会加以改进。)

关于沙李的问题:结局一定是沙李,但因为沙的幕后作用大些,过程中就一直是东来小可爱帮衬着。本来走向也是all康,所以即使是易康也请大家不要太介意(虽然并没有易康倾向)。

关于更新速度问题:想尝试各种各样的东西,又咸鱼,导致计划的那篇沙李图文搁浅,正剧也耽搁了两天,非常不好意思。我也很绝望,也很想像大大们一样提笔就来,可是很难,请多多理解吧QAQ

最后日常感谢各位的捧场!给你们一万个么么哒!


正文:


十六


“撤吧。”

李达康放下手中的钢笔,看向桌对面的易学习。

“王老板那个项目,撤了吧。”

易学习闻声抬起头,一脸的趣味。李达康的突然妥协,让他有些意想不到,又有些莫名地惭愧。

“不会是上面给你施压了吧?这不像你啊。”

“没有,是我自己想通了。”李达康说得云淡风轻,仿佛他改变主意也只是一念之间的事罢了,“你说得没错,我们是应该以大局为重、及时止损。”

听到李达康似乎并未将争执放在心上,一根筋的易学习没有多想,全当他是真心实意地要“改过自新”。

“那就最好不过了啊。达康同志,既然这件事就这么定下来了,我就帮你去……”

“不用,光明峰毕竟是我一手抓的点,还是由我亲自来处理吧。”

李达康诡异地抽笑,不知究竟是示弱还是示威,与气氛格格不入。但也仅是一瞬,不等易学习有所察觉,他便丢掉了颜色,把头摆到了一边。

“不说这个了。对于上次你和沙书记提出来的那些问题工程,我们今天来讨论讨论解决方案吧。”

由于问题工程亦是易学习心头的一根刺,易学习并未觉得这话题转移得有何不妥。他定了定神,立刻拉开了抽屉,拿出了一个厚重的文件袋。

“其实在这之前,我已经把这些工程的善后工作计划安排好了,问题小的重整,问题大的拆迁。”易学习将文件袋拆开,推到李达康的面前,“我知道你忙,所以就想帮你分担一点。你过过目吧,有什么觉得不合适的我再去改。”

基于易学习自任职以来对自己的态度,这些甜衣炮弹对于李达康来说未免太过唐突。他的手指在文件袋上轻弹,双眼失焦如同走神,脑子却在飞速地运转。

乍一听易学习仿佛是在贴心地为他排忧解难,他却总浮现一种暗藏玄机的违和感。

他在想,如果没有易学习,这些项目会被无情地曝光到需要紧急处理的程度吗?之后的一系列争执还会发生吗?那他现在为自己做点事情,不就是黄鼠狼给鸡拜年吗?

就算退一步说,不是易学习,也会有别人来检查和监督他,查处问题项目的事与易学习没有太大关系,那么那天召开的“三人会议”又算怎么回事?

如果易学习是真的为他着想,并已经私自完成善后安排,为何还要报告给沙书记对自己进行突击检查?仅仅是因为易学习实在过于刚正不阿了吗?

李达康对易学习的举动充满了疑惑,同时沙瑞金的形象在他心里也蒙上了一层迷雾。

沙瑞金到底对他、易学习、以及他们正在处理的事件了解多少?他只是被易学习的汇报拉扯进一个小会议这么简单吗?

这个领导……不会和自己所信任的那样,大相径庭吧。

“达康?”

易学习凑过头,拿手在李达康面前晃了晃。

“哦,哦好的,”时间紧迫不容他多想半分,李达康回过神来,将文件袋放进了自己的公文包里,“你还是那么乐于助人。谢谢了。”

“我们是同事,又是朋友,应该的。”

客套地接完话,易学习突然又往李达康那头伸近了点,似乎想要与他窃窃耳语。

“其实那天那个会沙书记是不愿意开的,是我执意要开的。我这人刻板,原则性太强,但沙书记是真信任你。”

李达康忽地抬起头,意味深长地看着易学习。

这时候为什么易学习突然要为沙瑞金正名?而且,这样的正名有意义吗?他的话真是越发的离奇了。

“我不明白你什么意思。”

面对李达康直截了当的询问,易学习愣了半刻,便呵呵地笑了起来。

“我的意思是,虽然我和沙书记都对你没有任何恶意,但如果你最近觉得委屈,一定要把责任怪罪给谁的话,就怪罪给我吧。沙书记对你很是爱护,你不要全误会了。”

说完,不等李达康再寻思追问,易学习就离开了房间,结束了他们之间的这次工作讨论,留下李达康一人迷惘地思忖。


十七


“我有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李书记您想先听哪个?”

话虽调皮,赵东来的脸上却没有玩味。

“坏消息吧。”李达康揉了揉睡眠不足的双眼,悲观地说。

“坏消息就是,我们新搜集的证据中,仍然没有对王老板造成直接指控的事实。”

“不算太坏,我早就知道你们市局是白吃干饭的。”李达康深吸了口气,翻了个白眼,“那好消息呢。”

“好消息就是,在我们的调查过程中,那个王老板突然主动找到了我们,称愿意亲自和您见见面。”

“哈,我说东来,这也能算得上好消息?”

李达康快被气笑。他不由得回想起116事件之前他被高小琴叫到废弃厂区去听她诉苦的事。当时的他刚被丁义珍的出逃冲昏了头脑,当着高小琴的面便大骂了孙连城等一众官员,喝令他们立刻为高小琴查明真相、洗清冤屈。谁料到最后居然是贼喊捉贼,高小琴才是最大的始作俑者。现在忆起来,只觉得自己曾经的一言堂荒唐可笑。

他前倾在办公桌上,又像看笑话似地盯着赵东来。但赵东来却是一本正经,拖着下巴深思熟虑状。“嗯……这得看您和易沙两位书记协商得怎么样了。”赵东来嘴里念念有词,“如果那两位书记执意要撤换项目,那这个消息确实没有任何价值。但如果您还有斡旋的余地,我想去和这位老板谈谈,或许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

虽然明白这大概是多虑,但听到直系下属在自己面前首先考虑的不是自己的成败,而是别的领导的权威,李达康只觉得有些脸上无光,黯然失色。

“原来你也觉得……我的决定权,在他们二位手里,是吗?”

“不不不,李书记,我当然不是这个意思,”本意只想为李达康出万全之计的赵东来连连摆手,这位领导的心思真是脆弱得难以捉摸,“正是因为我觉得决定权完全在您的手里,所以才告诉您去见见王老板很有价值呀。”

“嗯……”李达康抹了抹手指,亦开始认真思考起来,“我虽然已经与易学习口头答应撤换项目负责人了,但那也只是个暂时的幌子。光是那个住宅区就是一百来个亿,你说我可能就这么拱手相让吗?现在王老板主动邀约,倒是一个机会。”

“是啊李书记,我就是这个意思,不过……”

赵东来的语气忽然沉重,面色也映衬着他的忧心忡忡。

“如果这个王老板真是罪恶滔天,您这次过去,不得不说,鸿门宴的概率也是相当大的。您一定要做好心理准备啊。”

李达康眉头轻皱,没有立即应话。

他又不是毛头小子,怎么可能没有这样的顾虑?甚至可以说在一开始他的心中就已描绘好了最坏结局。

但是否真的要迎战,李达康想,退一步是风平浪静,进一步则是波涛汹涌。看似步步为营最为稳妥,可他李达康从来都不是固步自封的人。

此刻如果失去了主动权,未来只会被所谓善意的监管的名义永远囚禁。

他知道他对于党和人民的心一向都是好的。所以他就算身败名裂,也不愿意落得个窝囊的结局。

那样,他就不是改革先锋李达康了。他就彻底变味了。

“我知道了,我会有分寸的。”

片刻之后,李达康抬眼望着赵东来,浅浅的笑意仿佛渗透到了骨骼深处。

“再说了,我不是还有你吗?京州市公安局局长,到时候你可得保护好我呀!”


TBC


评论(4)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