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伊岳

已退人义坑,情系陈道明。微博同名。

【沙李/赵李/赵沙】汉东篮球梦之队(2)

系列设定,一定要先看!


~喂!党章!党章!~


可能是最近天下太平,大家都闲来无事,没过一会儿,其余的队员就都来齐了。

沙瑞金带领大家一起做完了热身。在其他人坐在长椅上喝水的时候,他从运动包里拿出了一个有篮球场俯瞰图的硬板、和一支马克笔,走到了长椅前。

“各位,今天我要来讲一个我们需要训练的新阵型。这个阵型的名字我暂时取为[党章]。”沙瑞金将硬板对着长椅上的众人,拿着马克笔在硬板上边解说边涂涂画画起来,“运作方法是,当控球后卫将球带入半场的时候,大喊[党章],得分后卫就要准备接球,然后再将球传给大前锋进行投篮。如果有必要,中锋可以给大前锋做个屏障,将球传给小前锋进行投篮……”

沙瑞金低着头,认真地用箭头标注着每个位置的走位和行动方式。

“大概就是这样,各位明白了吗?”

毕竟已经是合作多年的队伍了,像这样简单易懂的阵型,大家都领着水瓶子默契地点了点头。看到沙瑞金看向自己,赵立春又向他再重重地点了点头,表示承诺。

“立春同志,你今天是第一天来我们的训练,如果有什么不懂的要及时问我呀!”

“嗯,好的呀。”

赵立春善解人意地笑了笑,好像对于他来说亦是小菜一碟似的。

虽然他的言行很是随和,却总流露出一股不容置疑的气氛,沙瑞金便也不好多问。

”那立春同志,我把你安排为得分后卫,你看行吗?”

他想起刚才赵立春那精准的三分,决定先试试他的深浅。赵立春亲切地答应了。

于是训练正式开始。由于要熟悉新的阵容,作为队长的沙瑞金今天担当起了教练的职责,在一旁指挥队员们行动,并不打球。他将赵立春放进了首发阵容,看看他能不能及时适应。

“党章!党章!”

担当控球后卫的张部长将球带进场,喊起了预定的口令。他把余光瞟向了得分后卫赵立春,见他已经做好接球的准备,便打了个幌子,将球传给了赵。

三下两下,赵立春避开了防守队员的阻挠,顺利接到了球。就在大家都对赵立春的身手还算认可时,他却并没有将球传给大前锋的意思,自己在胯间运起球来,动作帅气、表情严肃。

“喂!党章!党章!”

沙瑞金在场外大喊,提醒赵立春要服从队形,赶紧把球扔出去。可赵立春像是没听见似的,在风骚地换了两次手之后,做了个假动作引开防守队员,然后兀自潇洒地投了个三分球。

哐。倒是非常完美地进框了。

“停停停停!”沙瑞金摆着手走到赵立春面前,“立春同志,刚才我们说的[党章]的运作方式,是要你把球传给大前锋投篮,不是要你投篮啊。你真的理解了吗?”

受到沙瑞金责难,赵立春低着头浅浅地赔笑,那样子让人不原谅都难。

“我理解的,刚才是拿到球太激动了,就给忘了,不好意思啊。”

“好吧,那就再来一次吧。”

打量了一下面前的人如此诚恳,沙瑞金只好退回了场外,吹哨示意队形训练重新开始。

“党章!党章!”

如法炮制地,张部长在喊了口号后,很快将球又传给了赵立春。可赵立春似乎完全没有汲取教训,依旧当沙瑞金的喊话是耳旁风,没有将球传出,而是又自顾自地投了一个三分球。

哐。虽然沙瑞金有些不开心了,可是赵立春又进球了。

“我说立春同志,”沙瑞金再次走到赵立春面前,叉着腰,扫视着赵立春的眼神已然没了笑意,“虽然你的三分球确实很准,但篮球讲究的是团队合作,我们既然要训练的是队形,你就得服从安排走位,不能光想着自己进球啊!”

“对不起,刚才我又疏忽了。”

赵立春双手合十并摇了摇,再次一本正经地认了错,让沙瑞金难以判断他到底是不是故意的。

“那就再试一次吧!别浪费大家的时间了!”

决定给赵立春最后一次机会,沙瑞金又退到了场外。但不负众望地,赵立春在接到球后,又当什么都没发生过似的投了三分。

于是沙瑞金非常生气,忍着对新同志发火的冲动把不合群的赵立春换下来了。


“立春同志,一句话,你到底能不能好好跟大家打球?”

被换下队伍之后,赵立春就一直一个人在另外半场运球、投篮。等到训练结束,大家都走了,只剩赵立春一人还留在场里玩球,面无表情,就好像赌气一样。沙瑞金见状,只好上前去跟他问问清楚。

“能啊,明明是你不让我打。”

赵立春冷冰冰地投球、捡球,但就是不看沙瑞金一眼。

“诶诶诶,可不是我不让你打啊,”沙瑞金上前拉住赵立春还要投球的手,皱着眉瞪着赵立春,篮球掉了也不管,连忙澄清,“是你自己不配合训练,让别人都等着你,我还怎么让你上啊!”

一改在大家面前的和蔼可亲,赵立春突然威严地看向沙瑞金,俨然一幅领导审视下属的样子。

“哼,我是新人,才第一天来训练,别人都没意见,你瑞金同志就不能体谅体谅啊!”非但没有了之前道歉的态度,赵立春还非常高傲地仰起了脸,一把甩开了沙瑞金的手,“以后我还会来的,你们比赛也一定会需要我的,等着吧。”

说完,赵立春就拾起了自己的篮球,回瞪了沙瑞金一眼,大步流星地离开了篮球场。

那气息依旧是令人不易接近,可前前后后的模样却像是换了一个人。沙瑞金待在原地傻眼了,心想这赵立春到底是何许人也,自己怎么会遇到这样一个奇怪的祖宗啊,招谁惹谁了?


TBC

评论(9)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