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伊岳

已退人义坑,情系陈道明。微博同名。

【卓洛】似是故人来

结局延伸/洛洛个人/正经回忆

-----------------------

“凳子我都翻好了,那骆老板,我走了啊?”
“好的,明天见。”
新来的伙计小王总是留到最后才走,为了给雇主留个好印象。可这夜已太深了,晚十点的天空如同浸了墨,不透气地发着黑,只有那几只写着“酱子”的灯笼还熠熠发亮。小王脱下那身藏青色的工作服,瞥见女老板坐在角落里最后一个未被翻起的板凳上,头上顶着最后一束未被关掉的灯光,像是话剧末尾留给主角的内心独白,茫然而无声。他关切地想看清她的表情,但她逐渐蓄长的头发挡住了脸,只好作罢,不多久身影便从门前的竹林中隐匿了。
嘈杂了一整天的料理店回归到了专属于洛洛的安静。她夜夜守着这灯笼光的日子,已经过了多少了?起身翻开一页和风台历,成堆的都是老卓那老古董留下的,如她没记错的那样,已经三年了。时间过得都这么快的吗?洛洛苦笑,度量着快要及腰的头发,好像是在抚摸自己的女儿,盼着长大又盼着长不大。
她不自禁地回忆起三年前老卓不告而别的那段日子里她总有被挖空的感觉,并且历历在目——其实当时决心接手了这店,她心里就多多少少有了些准备,只是用双眼描着店内人来人往,却尽是些灰色人像,双眼过滤出的彩色又生动的那位,找不到了,就好像是被铅笔画满的草稿纸,虽然铁了心要将笔记擦干净,却还是不预期地在纸上留下了不可消磨的痕迹。毕竟这才是她第二次浏览没有老卓的“酱子”店,第一次是在老卓出门为她物色了一整天的租房的时候,她还拥有将自己的胡思乱想毫无保留地讲给老卓听的时候。于是她开始后悔自己无用的“离家出走”仅仅是在白白浪费与老卓相处的时光,也开始生气自己即使鼓起勇气装扮得成熟也无法留住老卓的可怜的魅力。就这样两眼无神地自怨自哀了一段时间,她差不多想通了,这时候再怎样责怪自己老卓也是听不见的、更不会怜悯自己,只是平添不必要的寂寞罢了。就这样,她放下了手中又快见底了的清酒瓶,擦了擦红扑扑的脸,不清醒地决定要好好打理这个店,算是对得起老卓遗留下的如同讽刺般的期望。
虽说成了老板娘,但店里的人无不同情她战败的爱情,用自愿替她经营“酱子”的方式来体谅她的失魂落魄。所以当洛洛真正试着独立管理“酱子”的时候,才体会到老卓当年的辛苦:联系货源、讨价还价、亲自下厨、调理员工……做打工妹时才有的闲情和八卦都变成了橱窗中的精美饰品,可望不可求。她有些可怜起从前收留自己的老卓来了,每天忙店里的事都忙不过来,还要抽时间照顾她这个多事的黄毛丫头。老卓是没好意思直说,不过要不是看在她爸爸的面子上,自己应该早就被扫地出门了吧。心里这样想着,洛洛的脸上也溢出了笑,对老卓的感激更甚了,虽然他看不到。
三年的时光像一把修眉刀,把洛洛的职业与人生都修剪出了精致的轮廓。不像老卓那样随遇而安,她还年轻,在唯一的愿望——与老卓不计贫苦共度余生——失败之后,她还尚有重燃美好生活的野心。这让她想起了自己的女神唐晶,同样是丢失了爱情,唐晶拍拍身上的灰就能站起来接着走下去,而她却没有那样的本钱,可说不定这也会是老卓欣赏女人的一个方面呢?印象中的老卓对于唐晶姐还真是倍加照顾。就这样,在她重振旗鼓、将“酱子”打理得有条有理时,她决定要为“酱子”开分店,一来增加自己的收入、丰富生活,二来发扬发扬老卓言传身教的独特手艺。转眼间,近十家分店已悄悄坐落在了上海市中心的各个角落,宛如走到哪都有老卓陪伴似的。它们也都开在写字楼旁边,开到深夜,深受小资白领们欢迎的同时,也迎接和送走了了许许多多的“贺涵”和“唐晶”;星星点点的“酱子”灯笼照亮了客人们回家的路,只是新的灯笼都是由机器炮制的,缺少了老卓亲笔写下的温度。
但除了时不时地勘查以外,洛洛很少会去分店闲逛,更像是一切都没发生过一样,只是在老卓的店里迎迎客、炸炸天妇罗。她也没有再爱上其他人——毕竟其他男人在她眼里,按她的话说,也只有幼稚可言了。有时候会偶尔见到与老卓年龄、身材相仿的顾客,她总会如梦初醒般地揉揉眼,仔细看个几秒,然后再嘲笑着自己把头转开。她学会了打扮自己,买的衣裤质量与唐晶的大衣相仿,妆也会时而的浓艳,像是要故意探究这样的大红唇是如何占据了老卓的心,即使她每次涂完都会立刻厌恶地擦掉;她给自己买了辆小巧的汽车,即使她还是决定抽时间学骑一骑更不安全的摩托车;她攒的钱已经快可以在上海的弄堂里买套自足的小房子了,即使每当她抚摸过租房的墙壁时,都好像在抚摸老卓为他操心的手,令她不舍得搬家。她就像是长大的幼鸟,身材大到必须要离巢了,又好像是墙上钉着拍立得照片的图钉,永远也无法离开这地方,永远都要与照片里的回忆共度余生。
她走到了布满灰尘的CD机旁边,想起了自己曾因为嫉妒打断老卓与前女友跳舞的蠢事,不禁觉得当时的自己是多么天真,难道哭着闹着阻止老卓成为别人的舞伴就能让老卓愿意接受自己邀请他去舞会吗?可是除此之外她又有什么其他的方式能让老卓注意到自己的喜欢呢?喜欢所以嫉妒,喜欢所以惹祸,喜欢所以才没有理由、没有限制。她从碟堆里随意地抽出一张便放了起来,一首名叫“Unforgettable”(无法遗忘)的音乐,虽然听不懂歌词,曲调的悠扬也足够她失神了。与老卓在一起的每分每秒开始变得生动,像一部超清电影吸引着眼球:严肃地接受她入店的时候、戴着生日帽吃蛋糕的时候、学自己的苦脸五官挤作一团的时候、邀请她坐上机车后背的时候……无法想象三年过去了,这一幕幕竟丝毫未褪色,也未被任何其他的景致取代。但影片的结尾却冷不丁地出现了“纯属虚构”四个大字,顿时令她暗淡,心想老卓这三年过得好吗?做了什么事,又遇见了多少女人?她没有知晓的途径,也没有责怪老卓抛下自己的权利,这么久了他也没想过来看看自己,定是早把她这个丫头片子忘了。一切都变了,一切又好像都没变,自己与老卓也许只是缘分使然,前半生有了他的参与,后半生的故事却只能写上别的主角。也许,这就是她和老卓的命运吧。
谢谢你,老卓,让我知道了爱、欣赏、依赖一个人是什么感觉。一曲终了,洛洛微笑着起身,决定是时候真正地与老卓道别了。或许会突发奇想地把店卖了,或许会找个会过日子的男人一起好好打拼,但“酱子”与“酱子”带给她的一切回忆,都将在今晚尽数埋葬在这可爱的CD机里了。
“不好意思,我们打烊了。”听到自动门被打开的声响,背对着脱下“酱子”工作服的洛洛声音哽咽,泪水夹带着精致的妆容从她看不见的侧颜滑下,“也许是永远地打烊了。”
“能撑到今天才打烊已经非常了不起了。走,我带你去兜风吧。”
熟悉的声音响彻店堂,今夜的“酱子”分外明亮。

【完】

评论(14)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