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伊岳

絮絮叨叨,请勿关注。

【中离︱黑洞】【宋建平聂明宇无差】【二十四节气系列】小雪

阿叹:

明叔角色水仙预警






宋建平和聂明宇新买了一套房子,普通的三居室,两个屋子放书,一个屋子放床。


房子离宋建平的医院很近,步行20分钟多点儿就到了,去聂明宇的公司也顺路。


不过一般情况下宋建平不坐聂明宇的车,怕时间久了医院里会有闲话,所以通常是聂明宇开车两人坐到距医院还有几百米的早点摊儿,一块儿吃个饭,然后各走个的。


 


早点摊儿离医院不算远,自然偶尔会碰到熟人。


有次俩人刚坐下,宋建平肩膀就被拍了一下,扭过头看到同科室的小王,对方很惊讶,“宋医生也在这儿吃?”顺便拿眼神扫了一眼坐在宋建平旁边没回头的男人。




“啊,来不及做了,以前路过的时候记得这儿挺多人吃,就过来了。”宋建平点点头,“你老在这儿吃?”


 


“没,出来买点儿东西,正好看见了。昨晚上就没好好吃,现在饿得慌,逮着什么吃什么。”小王晃晃手里的文件盒,解释到。


 


“哦。”宋建平答应着接过老板递过来的豆沫,放到聂明宇面前。


 


“那行,您吃吧。我刚吃完,先走了。”小王又瞟了聂明宇的后脑勺一眼,摆摆手走了。


 


宋建平又接过一碗豆沫,要了两份儿鸡蛋饼,转过身坐好。


聂明宇递给他一双筷子,“同科室的?”


“啊,低头不见抬头见的。”


聂明宇很轻的笑了一声,“这儿还安全吧?”


宋建平窘了一下,“嗯,他第一次来这儿吃。”


 


聂明宇又笑,这次弧度大了些,慢慢露出四颗牙齿,又合上,末了嗓子里还带了笑音。


于是宋建平也笑,“吃吧,凉了就不好吃了。”


聂明宇把皮手套去下来放到宋建平腿上,左手拿了勺子右手夹了块儿饼。


 


=


到了医院宋建平换衣服的时候小王进来了,取了自己的白大褂儿套上,边穿边扭过头问,“宋医生,今天和你一块儿吃饭那人谁啊。”


“邻居,出门儿碰上了,正好顺路一块儿吃饭。”宋建平低头系着扣子说到。


“这哥儿们有范儿啊,啧啧。”小王说着还重重的点点头。


“哪儿有范儿了?”宋建平慢慢的笑着,露出四颗牙齿,像含着珍珠的蚌。


“说不清,但人坐在那儿感觉就跟咱不一样。欸,对了,他那大衣是我女朋友老喜欢的一个牌子叫什么…………什么我也忘了,反正天天拿着杂志给我看,死贵死贵的。”说着小王撇撇嘴。


 


宋建平手伸到后面把领子整好,偏了点儿头看着小王,“你对衣服挺有研究啊。”


“没没没,”小王连连摆手,“都是我女朋友,耳濡目染,那衣服的领子和后身做的挺特别,我就记住了。”


“哦。换好了?走吧。”


 


=


晚上聂明宇回到家,换鞋的时候看见厨房亮着灯,微笑起来,“吃什么?”


“回来啦。”宋建平从厨房探出头,举起手里的东西,“饺子。”


聂明宇惊奇的走过去,“你会包饺子?”


宋建平把手里的东西摊到他面前,“超市买的包饺子器,还有菜市场买的饺子皮儿。”


 


聂明宇了然的哦了一下,去洗手间了。




“让我试试。”过了一会儿聂明宇穿着睡衣进了厨房,把手在宋建平跟前晃晃,“我洗过手了。”说完掂了个饺子皮儿,挖了一勺馅儿放进去。


宋建平看着聂明宇双手把饺子聚了又捏,最后满意的放在盘子里,挑了下眉似笑非笑的看向他,“怎么样?”


宋建平看看那个虽然不甚规整但确实可称为“饺子”的物体,又偏着头看看聂明宇,“早知道你会包买一个饺子器就行了。”


聂明宇把宋建平手里的圆形白色塑料品拿过来仔细看了看,又拿起一个用其包出来的饺子,“这么大个儿?”


“大了好吃饱。”宋建平把饺子接过来放好,“别捏了,再捏一会儿下锅就烂了。”然后从柜子里拿出另一个包饺子器给他,“试试,挺省力。”




聂明宇用塑料器具弄了几个,不满意,就又手工包起来。


白白胖胖圆圆滚滚的机械饺子和同样白白胖胖但体形修长些的人工饺子歪歪斜斜的躺在盘子里,开会似的。


 


“饺子馅儿也是买的?”聂明宇挖了一勺尝了尝,“还有槐花儿。”


“刘东北他爸盘的,他妈喜欢吃槐花儿,老爷子春天的时候摘了一大包,晾干了放冰箱里冻着,能吃一年。”


“刘东北给你送的?”


“没,中午去他家吃饭了,老太太非让我捎回来,说让小枫,……不好意思,……回家包饺子吃。”


聂明宇没接话。


宋建平看了他一眼,挺自然,没什么不高兴的样子。低着头专心致志的包饺子,鬓角上沾了点儿面粉。


宋建平想给他擦掉,可自己也两手都是面,就说,“你耳朵旁边儿沾了面了。”


聂明宇抬头,有一点迷茫的样子。然后探过来在宋建平肩膀上蹭了蹭,侧过头问,“还有吗?”


宋建平嘴角动了一下,说,“没了。”


 


于是聂明宇笑起来,眼角的细纹浮动着像一尾小鱼。


 


包完了饺子宋建平把手洗了,说,“你下吧,我捣点儿蒜汁。”


聂明宇应着把锅里加了水放在电磁炉上。


 


宋建平靠在厨房门边用毛巾擦着手,无意间扫过衣架,聂明宇的黑大衣在灯下隐隐发亮。他走过去摸了摸,潮湿的。


“外边儿下雨了?”宋建平问,他回家的时候天是阴的。


“小雪。”聂明宇从厨房探出来,“怎么了?”


“没事儿,看你衣服上有水。”


 


宋建平到阳台上拿了一颗蒜剥着,问,“要辣椒?”


“放一点儿吧。”


 


饺子烂皮儿了。


聂明宇对着半锅饺子半锅粥笑的很开,“过来看,你那饺子器包出来的全烂了。”


宋建平伸过头,雾气白蒙蒙的扑满镜片,他把眼镜取下来,低头看了看,“还有没烂的。”


聂明宇哼的笑着,说,“自己包的自己吃啊。”


 


结果是把所有囫囵的饺子都捞到盘子里,两个人蘸着蒜汁一并吃,剩下的半锅粥倒了。




吃过饭刷了碗,正好赶上天气预报。


 


“今儿是小雪啊。”宋建平端着杯子喝了口水,“该冷了。”


“虹藏不见、天气上腾、闭塞而成冬。”聂明宇接过宋建平递过来的杯子握在手里转圈。


“一会儿干点儿暖和的事儿?”宋建平抿着嘴,笑的很轻巧。


“行啊。”聂明宇看了他一眼,嘴角拉开弧度,一只手贴到宋建平后脖子上。


 


—Fin—






周末整理硬盘的时候发现的,大概09年左右开始挖的一个超大坑。


以不同出场人物为中心的话,这是个包含了涉及到三部电视剧、合计6W+字的两个同人系列+两个合计10W+的原创系列的天坑。


填是不会填的,因为我大略看了一遍,发现无论是措辞风格还是情节设计都已经非常非常陌生了。要不是从我自己硬盘里找到,我都不信是我写的。


不过既然翻出来了姑且存档一下,自己的腿肉放了近10年居然变得有点好吃了。


有错别字之类的,边改边放。



评论

热度(10)

  1. 莫伊岳阿叹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