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伊岳

絮絮叨叨,请勿关注。

【中离︱黑洞】【宋建平聂明宇无差】【二十四节气系列】小寒

阿叹:

旧文存档。明叔角色水仙预警。






宋建平第一次和在花园里见到的人的对话发生在他到德国合作医院的第三个月。


一个多月前,他们第一次见了面,而后再无接触。


从小翻译那儿听说,那个人是在四个月前被两个中国人送进来疗养的。登记簿上那两个人是夫妻,是那个人的妹妹和妹夫。


至于那个人,所有信息均不详,被疗养部的医生们称做“沉默先生”。因为他从进院起,没有说过一句话。


 


那对夫妻定居在英国,一个月来一次。“沉默先生”的妹妹来时他的面部表情会有变化,微笑或者皱眉,但仍旧不开口。


医生说他的咽喉受损造成暂时性失声,但从检查结果来看,早在他进疗养院的时候都已经痊愈可以发声了。


所以他不开口,心理因素占得比例更大些。


 


这些消息是小翻译去疗养部问了他的医生知道的,当然中间麻烦很多,不过被小翻译的好奇心解决了。


小翻译的梦想是成为一名心理治疗师,虽然按目前的情况来看可能性不大。


 


“我想他之前一定受过一次很大的创伤。”小翻译坐在沙发上严肃的分析,宋建平点点头,示意他在听,然后继续拼图。


 


“那次创伤就是造成他不愿说话的原因,如果能知道发生过什么的话……”小翻译若有所思,然后重重的叹一口气,“可我现在连他叫什么都不知道。”


 


“不是说他妹妹每个月都来吗?看能不能问她。”宋建平小心的把一片拼图摆好。


 


“嗯,我也想过。上个月他妹妹来的时候我刚错过,我跟那边的人商量了这个月她妹妹来了就通知我。”


 


宋建平对这个事儿没有太放在心上。一个月前那次接触,他清楚的感知到“沉默先生”不是什么脆弱的急需疏导的病人,他相当强硬,即使是在看起来毫无生气的状态下。


 


“沉默先生”骄傲地不屑于任何外界帮助,除非他自己想要。


 


这是宋建平与他对视的那几秒钟内感觉到的。


虽然他从没有善解人意的前例,他自认为是拙于人心的。


 


=


再一次听到“沉默先生”的消息是在十几天后,小翻译满脸沮丧的来找他。


“他妹妹真是不可理喻。”小翻译重重的把自己摔进沙发里,挫败的开口。


“怎么了?”宋建平端着一杯水站在旁边。


“她竟然说‘没有关系,我哥不想的话一辈子不开口也无所谓’。我跟她说不能放任病人自闭,不然会发展成抑郁症,甚至会威胁生命,可她似乎很看不起我的样子,说那不可能。你看,都是这样,以为没什么事,心理问题没什么大不了的,等最后出事了才后悔。”小翻译忿忿道。


“那你打算怎么办?”宋建平喝了一口水,闲闲的问。


“她老公还不错,”小翻译从口袋里拿出一个卡片递给宋建平,“他说要是那个人有什么不对劲了就跟他联系,我想问什么也可以问他,不过他知道的很少。”


宋建平接过来看了,就一个单独的名字和几种联系方式。


“你要去找那个人谈谈么?”宋建平把卡片还给小翻译。


“……我想想再说吧。”小翻译有气无力的回答。


 


那天傍晚宋建平吃过饭沿着河边散步,意外看见了“沉默先生”。他一个人坐在河岸的长椅上,面无表情的看着前方,手边放着一个小盒子。


宋建平犹豫了一下,还是走了过去,在长椅的另一边坐下。


那个人像是无知无觉。宋建平也只是安静的坐着,并不开口。


 


河水不急不缓的淌了两个多小时,天色渐渐沉下来,最后的一点夕阳被吞没的时候空气也泛了寒意。


 


宋建平看到那个人搭在盒子上的那只手,指尖苍白里隐着青色,大概是冻的,另一只戴着黑色的皮手套,放在腿上。


河岸的灯映在水中又斑驳的反射到那个人放在盒子上的眼镜上,宋建平撇到了觉得有趣,就微侧着头细细的看,光像流水一样在镜片上滑过去。


又过了一会儿天已经黑的看东西都开始模糊了。


宋建平站起来活动活动麻痹的腿脚,等知觉都恢复了,他转身问长椅那头的人,“天晚了,要走吗?”


 


那个人慢慢扭过头看向他,眼里是清冷的月光。


“一起回去吧。”宋建平迎着他的视线,淡淡的笑着。


“聂明宇。”过了很久那个人低低的开口,喑哑干涩的,是太久不发声的缘故。


“宋建平。”


 


等聂明宇能站起来了,宋建平才走过去不着痕迹的扶住他往回走。


他们走得很慢,聂明宇不知道在那儿坐了多久,整个身子都是僵硬的,动起来很艰难。


 


那个盒子被聂明宇一只手拿着,随时要掉的样子。


宋建平看在眼里,也只是走得更慢些,并没有表示要帮忙接过来。


 


他们走了将近一个小时才回到平常二十多分钟就能走到的医院,期间仍是没有人说话。


 


刚到疗养部的大门一个护工就急急忙忙的跑了过来,看样子是在找聂明宇。宋建平用跟小翻译学的几句蹩脚的德语磕磕绊绊向那位护工传达“没什么事”的意思,似乎适得其反,护工的表情更焦急了,示意另一个人推轮椅过来。


宋建平又想结结巴巴的解释,被一个声音打断了。


 


低低的,沉稳的,但很流畅。


 


护工吃惊的看向说着德语的聂明宇,愣了一会儿点点头,转身走了。


 


“麻烦你了,三楼左起第二个房间。”聂明宇看着同样有些反应不过来的宋建平淡淡说到。


直到把聂明宇安顿好,医生也进来查看过以后,宋建平看他把药喝下去了才开口,“早点儿休息。”


聂明宇点点头,宋建平就出去了,临走前看到那个盒子还摆在枕头边上。


 


=


很久很久以后宋建平知道了盒子是什么,也知道了那天是聂明宇的生日。不过已经是很久很久很久之后的后话了。


 


那是聂明宇一个战友的骨灰盒,大概,也不只是战友。




 —Fin—


最后那里……可能是当年私设了刘振汗牺牲?


因为后面的碎碎念里有一段【不只是战友——也曾经是童年到少年唯一的朋友,是换命的兄弟,最后却成了你生我死的对手。


他死前叮嘱把先前准备的一封单独的遗书和一半的骨灰交给蕾蕾,他后来也应是猜到聂总还没死,想让蕾蕾把东西给他哥。】


具体的太过久远,想不起了。





周末整理硬盘的时候发现的,大概09年左右开始挖的一个超大坑。


以不同出场人物为中心的话,这是个包含了涉及到三部电视剧、合计6W+字的两个同人系列+两个合计10W+的原创系列的天坑。


填是不会填的,因为我大略看了一遍,发现无论是措辞风格还是情节设计都已经非常非常陌生了。要不是从我自己硬盘里找到,我都不信是我写的。


不过既然翻出来了姑且存档一下,自己的腿肉放了近10年居然变得有点好吃了。


有错别字之类的,边改边放。

评论

热度(8)

  1. 莫伊岳阿叹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