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伊岳

絮絮叨叨,请勿关注。

只要看着他,我就会感到开心幸福,无论多难的关摆在眼前,我都会瞬间破涕而笑,仿佛时光静止了,没人在赶着我向前走。
因此我觉得他就是我的毒品,但很多人用毒品形容人在理解上没有很准确。他们只是会说,“他令人上瘾”,但我觉得这话太像是形容强制性的药效,太被动。他带给我的那逃避现实的感觉,那么的舒适而拔群,使我忘却一切深陷美好仿佛几世纪。为了一直延续这感觉,我才要一直看着他,我想要“主动”上瘾。
我不想优秀,我只想快乐,我想要他这个快乐的毒品。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