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伊岳

已退人义坑,情系陈道明。微博同名。

【正剧向】【all康/沙李】太平江山(2)

文章走向声明和设定请看


唠叨(可以不看):

再提醒一次吧怕食用不愉快(´・_・`)

文章节奏会很慢,因为很想把心理活动写丰满一点(一忍不住就写多),所以剧情发展略艰难,目前还在丰满人设前期铺垫的状态,所以请大家当零食而不是主食食用,我会尽量推进剧情的。

同样的,有什么想看的剧情和发展推荐请多给我评论哦:D我全都会回复的!


正文:




这还是李达康第一次直接在沙瑞金的省委办公室做工作汇报。

以前的几次重要的单独汇报都是在外面进行的,比如在林城环湖骑车游览开发区,比如在省委办公楼的花园里谈论赵瑞龙和同级监督的事宜,比如俩人一同去探望大风厂的工人们。最不济的一次也是李达康被沙瑞金叫到区信访办问罪,也不是在办公室进行的。

因为沙瑞金是个实干家,他欣赏李达康的才能也是因为李达康也是个十足的实干家,而实干家们的工作环境必定不能只是坐在办公室里纸上谈兵。

不得不说沙瑞金佩服李达康的政治雄才和远见,毕竟就算是他自己十几年前也未必能有李达康那坚持修建塌陷开发区的决心和信心。他能从李达康那瘦弱的身躯里看见独特的能量。在汉东这摊浑水中摸爬滚打,李必定既有着出淤泥而不染的毅力,又有做为高官不得不少的号召力。他做的不够完美,但这般独善其身是沙这个新上任的汉东省委书记应当多多学习的。于是他下基层调研,他挨家挨户地去访去探,就是为了能多了解这个是非之地的水有多深,可是越了解他便是越钦佩李达康。汉东不是个令人省心的地方,做为省会城市的京州当然更不是,一个能将京州管理的井井有条的人究竟是怎样的一个人呢?沙瑞金心里笑了笑,充满了好奇。

他许多次调研的重点自然都是李达康,通过别人嘴里的评价他了解了不少这位独断专行的市委书记的性格和过往,和他所接触的李达康却又有些不一样。他知道他还需要跟李达康面对面多对话,多交流。


“沙书记。”

听到沙瑞金在屋里应了门,李达康小跑着上前向沙瑞金握手,脸上堆着笑。对沙书记的办公室的第一印象是宽大而简洁,最显眼的全是堆积如山的文件和书籍,和这位稳重能干的领导给人的印象差不多。

沙瑞金正埋头批阅文件,看到李达康走过来就取下来眼镜,从桌前站起上前迎去。

很不一样,沙瑞金心里想。每次看见这位李书记的笑颜他都会这么想。

他自然是明里暗里地了解过也见识过李达康对待下级的样子。上次在懒政学习班上李达康慷慨激昂的讲话训得底下大气不敢出,隔着屏幕的他都能感受到李达康愤怒的杀气,令他记忆犹新历历在目。前几天又有人向他打小报告说李在丁义珍事件上不但没有第一时间自我检讨,反而痛批纪委书记张树立,他在惊愕的同时也充满了疑惑。疑惑不仅仅是因为他本人并不是个容易发怒的人,从而不能理解像这样爱发怒的领导,更是因为每次李达康见他总是笑脸相迎,无一次例外,与他所见到的李达康的另一面大相径庭。

这和他一开始想象的李达康不一样。

在他的想象里,像李达康这样的人对待上级就算再温和,也该是严肃而拘谨的,但李达康对他却总是挂着笑,嘴里总是应着他的话也开着玩笑。

那样认真又易怒的人怎么会拥有这么清澈的笑容呢?

不是像高育良的那样深不见底的笑里藏刀,而是如一池清水能够一望到底,让沙瑞金几乎可以肯定李达康看自己的眼神除了下级对上级的忠诚之外别无二物;可一旦别过脸去面向不作为的下属,李达康却又能瞬间乌云密布,对自己面前的人指指点点破口大骂,丝毫没有怜悯之情和听取解释的意思。

这一点令阅人无数的沙瑞金并不能琢磨透。很多人在背地里说李达康媚上欺下,沙瑞金不知该不该认同。他可能从心底里更希望相信李达康这样只是想认真为组织做实事罢了。


“达康同志啊,来坐坐坐。”沙瑞金招呼着李达康在沙发上坐下,往他面前推了推白秘书送来的刚泡的茶,“尝尝这个茶,是我昨天又派人向易学习他们家买来的这季的新茶。你这么喜欢喝茶一定会喜欢的。”

李达康愣了一秒,随即又挂上了那干净的笑容,点了点头:“谢谢沙书记,您连我爱喝茶您都知道啊。”

“你每次开会手都不离你那茶杯,连开小差都是盯着茶叶出神,我当然看出来你喜欢茶了。”

“哈哈是是是您观察仔细,开小差是我不对,我检讨。”

沙瑞金认真看着李达康微微低下的脸,表情中似乎透露着些许克制的疲惫,掩盖在他那努力的笑容下。这样的疲惫还不常在这位工作精力充沛的市委书记脸上看到。沙瑞金心中一怔,决定问问他的近况如何。

“好啦,让我们来谈谈正事吧。怎么样,最近京州的工作还顺利吗?和易学习同志的合作有进展吗?”

“还算顺利吧,最近我俩一起做了不少大胆的规划,就等着下次会议给您汇报和过目了。”李达康的笑容里洋溢着对工作的自信和热爱,“他啊把我看得可严啦,上次我俩一起喝酒还差点因为京州的工作问题争执起来呢。他也经常来我家一起跟我研究京州的规划图,总之工作得还算融洽吧,毕竟我们曾经就搭过班子,彼此知道对方的脾性。”

“哟,没想到他还跟你争呐,”沙瑞金笑着看着李达康,眼中透露出一些警惕的审视,“我可听说你是京州的一把手,你不讨厌他这样反驳你啊?”

李达康自然不敢怠慢,忙解释:”哎沙书记,现在可不是一言堂的时候,既然组织安排我和易学习同志一起工作,那我就一定会服从安排、尽职尽责地完成工作。再说了,有个人监督我不犯错误也是好事,这我们不是已经达成共识了吗?”

“嗯,有这个认识就很不错,”沙瑞金点点头,很自然地接了下去,“那生活上呢?有没有什么需要组织上关心和帮助的地方?我知道在民主生活会上有时候有些话大家也不愿意放开了说,你要有什么困难你可得及时跟我说啊。你看看我们现在,自从那一大批干部倒了台,汉东的政治就更是如履薄冰,咱们肩上的担子就更重了。我可不想我的一员改革大将又因为什么生活上的小差错出问题啊。”

本来沙瑞金是想关心一下李达康的个人生活,但被李达康误以为沙瑞金是在警告他现在汉东没人与他抗衡,他不能再次在生活作风问题上腐败掉。于是李达康立刻警觉,脸色严肃地回答道:“沙书记,在这种问题上可不能含糊。我可以无限期地向组织保证,我李达康绝对会严于律己,在违反原则的问题上绝不会心慈手软。”

沙瑞金被他的回答说得愣住,心想李达康在政治上也真是敏感啊。自己只不过是被他脸上的一丝疲倦所牵引,作为他直接的也是唯一的上级,想听一听他是不是有什么不顺心的地方而已。他知道李达康是个不近人情的人,本来就没有什么交情好的亲友,加之欧阳菁和高育良入狱,想必他是更加的孤独。却不想就算这样蜻蜓点水的关心也会李达康被当成了进攻式的试探,让他立刻绷起了全身的神经,如同刺猬那尖锐的自我保护,生怕说错一个字产生任何的误会,出现任何的闪失。

突然生硬的聊天气氛让沙瑞金觉得这并不是他想达到的目的。他企图放松表情,把手搭在李达康肩上示意他不要紧张,自己只是闲聊生活并没有其他意思。不想他刚把手伸出正要往李达康身上放,李达康却伸手将他的手握住了。

几乎从没有下属这样冒失地拉过他的手,但李达康此时的举动却不显得太唐突。他的力度不大,瘦削的手掌传来合适的温度,心中的一片明朗在合适的分寸间表达得真真切切。

没等沙瑞金张口解释,李达康就先轻轻地摇了摇头,示意自己明白事情的重要性。他也很想与这位与众不同的上司继续刚刚轻松的话题,但既然自己不小心踏进了政治要地,就要把该说的都说清楚。他重新抬头,双眼坚定地与沙瑞金的双眼对视,似乎希望得到沙瑞金的相信和肯定,希望沙瑞金将他望穿,望穿他的一片忠心耿耿。

“我和那些人可不一样。”李达康将错就错,语气不容置疑地将这心思挑得光明磊落。

听到李如承诺般的话语,沙瑞金心中一叹。他好像突然开始有点明白眼前这个人了。


TBC



评论(33)

热度(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