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伊岳

已退人义坑,情系陈道明。微博同名。

【正剧向】【all康/主沙李】太平江山(4)

剧情设定走向和声明请戳这里

日常唠叨:

其实今天超不想更,只想躺在床上看电视剧,但一想到今天不更明天可能就会直接坑掉了,还是坚强地爬起来码字了(请为我鼓掌)。

这一更是说好的路康酒后,十足的感情线剧情写得好像有点微甜?断句也断好多一点也不像之前的正剧风?

(大概是被写那些小段子的心情影响了吧(⊙ω⊙))

下一更路康就会先暂时下线了,捧哪对出来还没想好,可能会是赵李。

还是一样的,谢谢喜欢,欢迎留言,全部回复:D


正文:



“大路?大路?”

酒过三巡,李达康还能保持勉强清醒,王大路却先喝了个烂醉。李达康用力摇了摇王大路的肩膀,可无论他怎么使劲,王大路也只垂着个头,脸色通红,眼皮轻合着像是已经睡着了。李达康有点犯难,他自己走路都有些飘飘然了,更不知道怎么把这么大个男人一带拖走。司机和金秘书已经让他放下班了,本来想着吃个饭自己打的就能回家,没想到王大路这么喝不得,看来只有想个什么办法把他送回去了。

李达康正想着叫辆车吧,掏出手机才意识到,自己好像连王大路家的具体地址都不知道。而王大路去他家……倒总是轻车熟路的,真是惭愧啊。李达康又只好无奈地把手机放回兜里。他本来出门就总是有司机接送,自己从来不记路,有时候他连去市委的路都不一定想得起,更别说……这些不常去的地方了。

他真的算是一个称职的朋友吗?

变成现在这样大概也是因为自己从来就没想过主动拜访谁。

唉,这种事情,慢慢来吧。李达康心想。幸好周末杏枝不在,看来今晚得让王大路住自己家了。

李达康拉过王大路的手臂搭在自己肩上往大街上走去。本来就瘦弱的他又喝了酒,半背着王大路走在路上是摇摇晃晃的,一路上还不小心撞到了好几次路障和墙。两人若不是规规矩矩地穿着正装,那走路姿势哪里还有半点市领导人和成功企业家的样子,倒像是半夜出来买醉的年轻小混混。

“达康啊,我跟你说……你别看我到现在都没有成家,可我和欧阳菁真的从来都没有什么……”

王大路如同一摊烂泥一样挂在李达康身上,神志不清地胡言乱语,炽热的酒气全喷在了李达康的脸上和脖颈上。

“她找我……那是因为她没你陪,她寂寞……但我帮她,全都是因为我想帮你啊……

只是因为你而已啊……达康……”

李达康听王大路这话怔住了身子,顿时热泪盈眶,喉头有些梗咽。这是自从欧阳菁生日那天之后他又一次感觉到了眼泪的温度。

他其实一直都是相信王大路和欧阳菁没问题的,但最后那句话……他不知道王大路说的是酒后胡言还是真心告白,但他也喝醉了,他也不消去想这个问题。他只是感觉酒气、泪水和眩晕感混杂在了一起,很温暖、很真实,让他感觉自己像是一个鲜活的人,而不再是一个工作机器。

他拉下王大路环绕在他肩上的手臂,转到正面去扶着王大路的肩膀,摇了摇面前快要睡着的人,像哄孩子一样好声好气地说:

“好……好……我知道了……我相信你……咱们这就回家去吧……”


醒来时王大路发现自己躺在一张陌生的床上,身上盖着一条薄毯子,衣服裤子穿得很整齐。他扶着自己烧痛的脑袋坐起来,依稀想起来了自己昨晚好像和李达康喝了很多酒,说了很多话。再之后是怎么离开的餐馆,怎么到的这地方来,他却完全记不得了。

大概……是李达康把自己抬走的吧。

虽然很难想象李达康那体型怎么搬得动自己,但王大路也得不出别的解释。

那这里……莫非是李达康的卧室?

他对李达康家是很熟,但李达康的卧室在家的二楼,他从来没有上去过。

于是他下了床推门出去。眼前果然是他熟悉的李达康家的格局。他沿着楼梯轻手轻脚地往下走了几步,低头看见李达康正蜷缩在客厅的沙发上睡得正香,也是穿着整整齐齐的衣服裤子,身上搭着一条毯子。

看来……李达康这是……把卧室让给了他,自己在自家沙发上睡了一夜吗?

这个令人难以置信的结论一时间让王大路被疑惑、惊喜和心疼通通冲昏了头脑。他直直地站在楼梯转角处望着睡着的李达康,正试图思考是什么让冰冷的李达康突然变得……这么有人情味了?

“嗯?大路……是你吗?你醒了?”

被阳光晃得睁开了眼,李达康一转头就发现王大路站在楼梯上一动不动地盯着自己,有点被吓到的揉了揉眼睛,又搓了搓被压红了的耳朵。

“嗯,达康,我……”

“对了,几点了这是?”

李达康猛地坐起来,突然意识到今天星期一。他已经很久没在日出之后才出家门了,而此刻艳阳高照,他却没坐在办公室里。他慌张失措地抓过茶几上的闹钟,一看,已经中午十二点了。

完了,完了。李达康想到自己昨晚和王大路的胡吃海喝,绝望地摇了摇头。

他自打参加工作以来就几乎没有缺过勤,而今天他做为市委书记居然因为深夜醉酒而无故缺勤了半天,如果让人不小心知道的话,真的不知道别人,尤其是沙书记,会怎么想他了。

顾不上宿醉仍然残留的头疼,李达康翻身从沙发上站了起来,麻利地重新将衬衣下摆扎进西裤里,理了理套在外面的针织背心,连洗脸刷牙吃早餐都一并忘记了。他一边在心里思考着一会儿开会怎么编理由应付缺勤的事,一边抓起茶几上的公文包就打算赶紧出门了。

在他已经系好鞋带准备反身锁门的时候,突然意识到自己好像忘记了还一直站在楼梯上的王大路,一脸茫然地看着自己忙东忙西就要走人。

他意识到自己这样是太不妥当了,赶紧跟王大路解释:“啊对不起啊大路!今天是周一好多的会我不得不去,就没办法在这里陪你了。门我就不锁了,电视机柜里有一把备用钥匙,你想休息就多休息一会儿吧,休息好了走的时候帮我锁个门就得了。你要等得了在这里待到我下班也行,晚上杏枝会来做吃的,我们可以再一起吃顿晚饭。”

说完李达康就砰的一声关上了门,急急地往市委大楼赶去了。

王大路愣了愣,对李达康的话还没有消化完全。

都这个点了还去什么单位嘛,明天上班解释一下不就好了吗。王大路心里不解,或许还有些许怨气。还说这李达康变了呢,多半只是昨晚喝醉了,一时兴起玩一玩舍己为人的游戏,想想也知道工作比他的命还重,就算宿醉再怎么难受也还是会撑着去单位的吧。王大路算是彻底懂了,他就这样一个人,变了他就不是李达康了,还是随他开心好了。

不过……王大路仔细回忆了一下刚才李达康说的话。他这是把家里的钥匙就这么给我了?也不怕我偷他东西啊。王大路笑了一笑,心里充满了趣味。像他这样清廉的官,估计家里是一点能偷的东西都没留给我,他自己肯定清楚得很。


TBC

评论(10)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