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伊岳

已退人义坑,情系陈道明。微博同名。

【沙李】汉东第一厉害媳妇儿

可爱の长段子一发完|( ̄3 ̄)|

末尾附超萌长图(⁎⁍̴̛ᴗ⁍̴̛⁎)



“达康同志,以前总听人说你在哪个位置,哪个位置就是一把手。现在你是咱们汉东省的省长了,咱们以后就得一起共事了,你可得多担待我啊。”

沙瑞金的话听起来调皮,可事实上他作为省委书记,权位还是要高李达康一等的。所以这话外音是在提醒李达康,就算晋升了也要学会摆正位置,不要觉得自己当上省长他这书记就可以当摆设了。

李达康当然明白这个道理,更何况沙瑞金一直都是他的顶头上司,对沙瑞金敬畏的态度端也端成习惯了,当上了省长并不会有什么改变。

“您这是哪的话啊沙书记,”李达康露出了他标准的傻白甜式笑容,“怎么说也是要您担待我呀。以前是以前的事,情况早不同了,我那时候强硬,是因为身边的人都不干事呀!不像您,跟着您我还担心什么呀?”

听见李达康夸自己能干,一向理性又客观的沙瑞金还是露出了异常欣慰的微笑。

“好啊达康同志,那我们合作愉快啊。”


然鹅,不到几个星期……


“这个规划我不是让你们去重新改了吗,啊?怎么今天交上来的还是这个鬼样子?跟我当时交代的完全两个样,你们到底有没有听我给你们提的改动建议啊!”

当着京州市规划局局长和副局长的面,李达康把新的规划书啪地一声甩在了桌上。

“我跟你们说啊,京州这地方可是我看着它起来的,它有什么、需要什么没人比我更清楚了。你们,哦,随便写写成这样就能来糊弄我?我告诉你们啊,这个城市规划……”

“李省长……”规划局长低着头不敢正视李达康,小声地嘀咕了一句,想打断李达康滔滔不绝的嘴炮,“这个规划图……其实我们已经给沙书记过目了,是他同意以后让我们来拿给您审一遍的。我听说之前沙书记同意通过的吕州市的新规划图也被您给退回去了……您看这次再这么来,会不会……”

“喔,合着你们就瞒着我把该通过的都通过了,再把东西拿来为难我的,是吧?我还得谢谢你教我怎么不顶撞上司了,是吧?”李达康自己都被下属顶撞得快冒烟了,直想拿水杯砸这俩窝囊废身上,“行,我这就去找沙书记,让他来给你俩评评理、喊喊冤,看看我“这么来”到底对还是不对。”

话音未落,李达康就抓起外套出了门,留下两位错愕的下属在他办公室里听他的摔门声。


“哟,哪股风把您李省长吹过来了啊,看您这脸色是又受了多少气不是?”

沙瑞金一脸戏谑地看着火急火燎冲进他办公室的李达康,被李达康转过头狠狠地瞪了一眼。

“沙瑞金,你是真没眼力还是故意跟我对着干啊?那京州的新规划图乱成那样你也敢批?我警告你啊,你要只是想针对我可千万别拿规划图开刀,这可是关乎几百万老百姓生活的大事,你最好不要拿这种事情开玩笑,要是……”

“警告我?李省长您说什么,再说一遍?”

“我说,我李达康警告你……”

话说到一半,李达康突然意识到站在自己面前的是汉东省省委书记沙瑞金,不是京州的那两个小小的局长。他语气已经不只是欠妥了,可要命的就是他觉得他的观点没错。既然话已出口,他就不能输理,死也要把话讲完。于是他尴尬地扯扯领带,清清嗓子,说:“额,我说沙书记,这个城市规划是大事,我觉得目前交上来的规划书里还有很多不够精确的地方,我想我们是不是应该再多讨论讨论,然后再谨慎决定?”

“呵,”沙瑞金嗤笑一声,不想领李达康的情给他台阶下,“这规划书的事情我们倒是可以日后再议议,不过我觉得李省长您可有些必须现在就及时检讨的问题呢。”

李达康以为平时嚣张惯了,打个哈哈就能敷衍过去,没想到沙瑞金今天会这么一本正经地不放过他。平时他口若悬河,现在一时间居然找不出什么体面的词来,尴尬得他只能低头不看沙瑞金,不知放哪的手继续扯着领带。

“额对,您说得对沙书记,我是要检讨……”

“检讨什么?”

“检讨我做事冲动,顶撞上级,说话不计后果,还有,额……”

“还有什么?”

李达康实在是憋不出词了。跟沙瑞金共事多年,他不觉得沙瑞金是一个会因为这种小事就斤斤计较的人,但看沙瑞金咄咄逼人的样子又不像是在开玩笑。他一点都不敢怠慢,毕竟再怎么说这人也是关乎自己政治命运的上司啊。到最后弄得他脸都红了,而沙瑞金仍旧一脸戏谑地盯着他,还想让他继续说话似的。那笑容,他隐约瞟见,是越来越讨厌了。

“沙书记……我……”

“好,这些就够你反思的了,我就不为难你了。不过达康同志啊,”沙瑞金朝李达康走了两步,把他扯着领带的僵硬的手给拿下来,仿佛还带着一脸关切,“我怎么记得有些同志几个星期前还当面表扬我,说我会干事,要我多担待的啊?”看着李达康已经绿了的脸,沙瑞金憋着笑,故作严肃地说,“自己说过的话可不能随便食言啊。以后注意,你回去吧。”

李达康应了一声,谢谢沙瑞金大人不记小人过,然后赶紧乖乖地跑掉了。

虽然沙瑞金知道被欺负的李达康背地里肯定是一副咬牙切齿、势必要把自己千刀万剐的样子,不过他沙瑞金可一点都不在乎李达康心里怎么想。他能有机会看见气势汹汹的李达康在官大一级压死人的现实面前不得不羞红了脸的样子,就已经算是大饱眼福了。

这让他突然想到之前易学习的老婆说过的一句话:

“人家都说,家里得有个厉害媳妇儿才能当大官,沙书记,您说是不是?”

“哎,可不是嘛!”

沙瑞金心里想,不由得坐在办公椅里傻笑起来。


(不过几个星期就从达康同志+沙书记,变成了李省长+沙瑞金,你说,能不是厉害媳妇儿么?)


下图来自 @任必移 太太剪辑的沙李视频,是灵感的来源。

好嗑到不行一天不看浑身不舒服hhhhhhh



评论(23)

热度(1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