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伊岳

已退人义坑,情系陈道明。微博同名。

【正剧向】【all康/主沙李】太平江山(5)

剧情设定走向和声明请戳

日常唠叨:

这一更路康下线了(而且下次上线应该会在很久以后了),赵李上线(是赵东来的赵,小心误食)。

今天先发展一下重要剧情,明天会再重点写写这两人的心理活动和感情什么的。

lo主对社会上的事情可谓一窍不通,所以正剧剧情全靠想象(一个小智障每天YY着领导人们的生活/困境真是real心酸)如有任何不妥当的地方请在评论里及时指出,感谢!

谢谢所有的红心蓝手,多来评论里和我唠嗑呀:D


正文:



急急忙忙赶到了市委办公室,李达康立刻进入工作状态,开始整理下午一点的一个会议的资料。隔壁的金秘书看见他终于来了放下了心,虽然十分好奇到底发生了什么让自己这位一丝不苟的上司居然缺勤了,可李达康不说,借他十个胆子他也是不敢先开口问的。

不过工作该汇报还是要汇报的。

“李书记,今早的常委会您没有来,我已经找人打听好了。”

“讲了什么?”

“嗯,好像也没有什么大事,就是沙书记说新一届的干部任用下个星期就会下来了,然后安排了一下下次民主生活会的时间,是在这周五。”

李达康听到“沙书记”三个字,抬起头看了看金秘书:“沙书记从吕州那边回来了?”

“嗯。他还跟我说,等您来了,告诉您找个时间跟他通通话。”

“好,”李达康转了转手中的笔,“还有什么其他的事吗?”

“还有就是赵局长想见您。他已经等了您一上午了。”

“赵东来?”李达康仔细想想,好像自打反腐风波结束之后,已经有好一阵子没见到这家伙了,“他找我有什么事?”

“好像跟他新办的案子有关。看他的样子好像事情还蛮重要的。”

李达康皱了皱眉头,“这个赵东来……”他边搓着手边思考,现在汉东早就风平浪静了,没了116也没了高育良,他一个公安局的人找他能干嘛呀,“他现在在市委附近吗?在的话你就让他现在过来吧。”

金秘书应了,给赵东来打了电话。不到十分钟赵东来就来敲李达康的门了。

“东来啊,好久不见啊。”李达康挥挥手示意赵东来坐到自己面前。对待赵东来,只要不是在情况紧张时,李达康的脸色都还算是温和的,有时候还会像现在这样露出鲜少展示给下属的微笑,“怎么今天这么急着想起要来见我了?”

赵东来也省得跟李达康寒暄了,开门见山地解释起了原委:“李书记啊,那句“光明峰下不光明”是真的说对了,咱们市的这个大项目啊是又出乱子了。”

一听到光明峰出事李达康眼睛都瞪直了。他赶紧紧张地坐了端正,身体向赵东来倾过去,用压低了的声音一字一顿地问:“出什么乱子?我怎么不知道?你可别瞎说。”

赵东来听了是一脸无奈:“哎哟李书记,我这人虽然平时幽默风趣,但在工作上可是从来不马虎。您不知道,那很正常,因为这件事是我们公安这个周末才调查出来的,我这不就来告诉您了吗。”

转眼说到正事,赵东来也换上了一本正经的表情,认真地汇报起来:

“事情是这样的。前些日子我们市公安局接到报警电话,是一个名叫谢一的男人打的,说自己的女儿失踪了。这个报警电话没打多久,他又来了电话,说自己的女儿是被人绑架了,并且绑匪已经明确说明换人的金额和地点。我们公安当然第一时间秘密出动了,但没想绑匪还是意识到了那谢一报了警,就……就把那姑娘撕票了……”

“撕票了?”李达康拔高了声音,怒色已浮现在脸上,“这是怎么回事啊?你们公安怎么干事的啊?怎么这样都能闹出命案呢?啊?”

虽然是被训斥了,但看得出赵东来自己对此事也是十分的气愤。他赶紧解释说:“李书记您先消消气。这凶手我们已经抓起来了,至于他是怎么得知我们的行动的,事情还在进一步调查中。不过根据目前我们审讯的情况,和对受害者家属的一些询问和调查,我们了解到这件事可能跟谢一的高利贷有关。”

“高利贷?你是说这个谢一借了高利贷不还,女儿就被人撕票了?”

“据我们目前掌握的情况来看很有可能是这样的。这也就是为什么我刚刚提到光明峰项目,”赵东来清清嗓子,准备引入汇报的重点,“因为我们在调查中发现,这个谢一找的放高利贷的社会组织,很有可能跟一个名为王富贵的房地产老板有关。”

“王富贵……王老板……”李达康不安地动着手指,脑子里迅速地检索着这个听上去十分熟悉的名字,半晌他突然想起,抬起头一脸错愕地盯着赵东来。

“没错,”赵东来点了点头,“就是投资光明峰项目中那片别墅区的房地产老板。我们现在怀疑他的集团资金来路不明,有非法黑钱的嫌疑,”他停顿了一下,郑重地说:“嫌疑当然就包括了光明峰整个豪华住宅区建设的资金合法性。”

李达康听了自然一下就明白了这命案背后隐藏的危机。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他无法预料接下来又将会是怎样的黑暗等待着这“光明峰”项目。

本来就有点头痛的他快是有些坐不稳了,一边揉着太阳穴一边死撑:“你们基本确定了吗?没有别的办法了吗?”

赵东来连忙站起来给李达康倒了一杯水,语气尽量安慰地说:“李书记,这里面牵扯到了命案,就一定得调查到底了。不过您也不必太伤脑筋,不像上次116事件又是股权又是政治问题,这次最多只是这家企业本身的资金问题。事情清楚后咱们顶多是将他们依法办理,对别的企业不会有太大的冲击的。”看着李达康面如土色地喝着水,赵东来用手顺着李达康的背,“咱们的光明峰在很多企业之间都是炙手可热,到时候咱们大不了换一家房地产包办别墅区就是了。”

李达康的表情仿佛是喝下了一副巨苦无比的中药。换做平时清查任何一家企业,只要证据确凿过程得体,都不算是什么大事。他烦就烦在这企业偏偏又在光明峰项目里。光明峰,怎么又是光明峰。这本来是个各行各业翘首以盼的大工程,现在搞得是乌烟瘴气人心惶惶,京州的经济这下估计是不升反降。就算这次的冲击不会有116事件这么大,光明峰项目的名声也必定大大受损。而且这还只是根据目前掌握的情报做出的最理想估计。如果这后面还牵扯到跟上次一样严重的股权问题、腐败问题之类……

那后果,真是不堪设想。

“事情要真有这么简单就好了,”李达康轻哼一声,抱着水杯两眼无神,“怕就怕这不干不净背后啊,是埋伏着更多的不干不净。”他转向赵东来,露出了一个自嘲的微笑,“东来啊,你说,我这是不是叫水逆啊?还一逆就逆了一年多了?”

赵东来没想到这时候李达康还会跟自己开玩笑,顿时被逗乐了:“哎哟我的好书记,我说您可是咱光明磊落的共产党人,怎么也开始迷信这些乱力怪神了?不过照我说啊,您看看这116给别人都带来多大的损伤啊,再看看我们,已经算是很幸运的了。”

“是,是,”李达康点点头,有点感激又有点羡慕赵东来的乐观,但疲惫的脸色还是不免重新爬上面庞,“咱们应该学会感恩,还是走一步是一步吧。”


TBC


评论(18)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