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伊岳

已退人义坑,情系陈道明。微博同名。

【正剧向】【all康/主沙李】太平江山(7)

剧情走向设定和声明请戳

日常唠叨:

咱们老沙终于不负众望地上线了!!!

(那个主沙李的标题写的我都快不好意思了ಥ_ಥ)

剧情和感情双进展的一更应该还是蛮有趣的!

(我真的有很努力了)

还在最后弄了点甜向的沙李小情趣??

(真的是越来越不像正剧了)

最后日常感谢红心蓝手日常召唤伙伴来评论区尬聊呀!

(爱你们哟:D)


正文:



金秘书报给李达康的行程是“新一批住宅项目质量汇报”的会议,本应当是管理此批项目的市委人员皆须到场,但当李达康走进会议室的时候,却傻眼了。

里面只坐着沙瑞金和易学习两个人。

李达康的第一反应是自己走错了房间,打扰到了沙易二人的谈话。于是他愣了一秒钟,便十分窘迫地退回到了会议室门口,抬头再次确认房间号码,又低头检查了一下金秘书发给自己的行程单。

201……201……没错啊。

等他再往里望去时,便撞上了沙瑞金的眼神,与他四目相对。面面相觑间,沙瑞金的眼底突然有了笑意,挥手让李达康回到屋里去。

“来,达康同志,别紧张,坐,”沙瑞金坐在桌头,指了指自己左手边的椅子,而易学习坐在沙瑞金的右边,“你没有搞错,你确实应该来这里开会。”

李达康有些不解,也有些拘谨:“可是……我收到的通知说这是个项目质量汇报的会议啊,怎么就只有您二位在场呢?”

“哦,是吗?”沙瑞金眼里的一丝狡黠让李达康怀疑他似乎并不是真正地在问自己,“那可能是你的金秘书弄错了吧,回头你再找他确认一下。但既然来都来了,咱们还是把这个会开了吧。”

“可是沙书记,您瞧,”李达康拍拍自己的公文包,略带尴尬地笑了起来,“我这不搞错会议主题了吗,还什么都没准备呢,怎么开啊?”

“没关系,你不用再折返回去拿资料了,今天这个会就这样开也无妨。”

沙瑞金的语气沉稳温和,脸上笑意盎然,却很自然地打断了李达康的退路。

“我们今天是想来共同探讨探讨易学习同志这次下到地方调研的成果的。”

听到是谈易学习的调研成果,李达康喉头一紧,已然将沙瑞金的目的猜出了七八分。

他回想起昨晚吃饭时王大路对自己说的“易学习这次又检查出不少违规项目”的事,再看看现在的情形,料定易学习必定是已经将调研成果跨过他直接汇报给了沙瑞金。看过报告的沙瑞金怀疑他李达康作为批项目的一把手在这些项目上可能做过不正当的手脚,于是安排了这样一场三人会议,或者说更像是对李达康单方面的“审问”。

他们故意给金秘书错报会议内容,就是为了不让他提前加以防范和准备,要来审他个措手不及。

呵,原来如此。李达康得出结论,心中微凉。

虽然位高权重的他能够理解这些官场上谨小慎微的把戏,但来自自己多年的搭档和上级的猜疑仍然让他觉得有些隔应。

这不就是政治吗?时而讲究人情社会政治资源,一人得道鸡犬升天;时而讲究君子之交淡如水,人人皆是笑面虎。

可他李达康可不是什么初入社会的小牛犊,论如何薄情寡义地保护自己的羽毛,京州市内他称第二还没人敢争第一。

突击检查算什么,怀疑和问话又算什么,他一,通晓官话的智慧,明白如何得心应手地你来我往,二,拥有清白的底气,自己一步一个脚印换来的绿色GDP都是强有力的证据。

眨眼间,他便不动声色地收起了对面前二人全部的私心,结束思考进入工作状态。他顺势淡定地坐下,摆出一副悉听尊便的表情,又不失了自信。

“没问题,那我们就开始吧。”


十一


整个会议过程可以说是无懈可击。

对于沙瑞金提出的每个犀利的问题,李达康皆是对答如流,有理有据。虽然因为存在不达标项目的事实是板上钉钉,李达康免不了许多对于监管不力的检讨,但除此之外他一切有关贪腐的苗头都已撇得一清二白。

沙瑞金对于李达康的表现似乎意外的满意,一直聚精会神地听着李达康的发言,不时地点点头,笑意频频。

一旁的易学习虽然对违规项目的事还存在明显的气愤,但看见李达康总说的这么铮铮有词,他也选择相信李达康,并答应继续更进后续的拆除活动。

会议结束后,易学习离开了,而李达康则被沙瑞金单独留了下来。

“达康同志,通过你刚才在会上的发言,看得出你对手下项目认真负责的态度啊。”沙瑞金看着李达康,不吝惜对他的褒奖之词,“虽然问题仍然存在,监管力度还需加强,但你对工作的细心值得肯定。”

李达康也正视着沙瑞金,脸上又挂上了他那对沙瑞金独家放送的笑容,只是这次笑容里好似夹杂着些许不满。

“谢谢沙书记,不过我好像也早跟您保证过了,我跟那些人可不一样。”

沙瑞金察觉出李达康这是在对自己用这种方式突击审问他感到委屈,在责怪自己不记得他的诺言、不信任他清廉为官的能力。他顿时笑出了声来,伸手去拍着李达康的臂袖解着场:

“哎,这句话我可从来没说过我不相信,只是有时候有些事为了保证公正,不让别人说闲话,咱们得把过程走全,这你做事这么多年不可能不清楚吧?”

李达康仍然冰冷冷地笑着,不打算领沙瑞金的情:“可是我是怎么样一个人,您还不清楚吗?我要是会为了几个项目的经济做违法乱纪的事,我早就不会坐在这里了。那次在林城骑车的时候,我跟您说起我发展经济的辛苦,拒绝诱惑的不易,您都说的是理解,明白……”

说着说着,沙瑞金竟发现李达康虽然仍旧笑着,却已然有些哽咽。

这是他第一次见李达康对自己,不,对任何人抱怨,而且抱怨的还并非工作,而是李达康嫌自己不够懂他。

他在嫌弃对自己掏心掏肺阐明过往之后,却还是要被自己以不近人情的政治方式对待。

沙瑞金不敢打断他,屏息凝神地听他继续絮语。

”……我以为我这个人,您是都明白的。可为什么那天汇报工作,您还是在担心我犯这样的错误?好,可能是我那天会错了意,就不谈了。可为什么到了今天了,您还是一样,像防贼一样防着我?政治上的程序,我确实不可能不清楚,但我也知道,如果您真明白我,有些不必要的程序,是真的没必要做出来考验人的。”

絮絮叨叨了好一会儿,李达康突然住嘴,意识到自己说太多了。他发现了自己的失态,自己从来没有,也从不应该,对自己的上级吐这样可供人议论纷纷的苦水的,而且一吐还吐了这么多。

他顿时有些慌了神,一边用手搓着鼻子掩饰尴尬,一边眼光闪烁,似要道歉却又不知如何开口。

沙瑞金虽也听愣了神,但看到李达康毫无顾忌地念叨完又换回了之前小心谨慎的样子,只觉一阵莫名的心悸。

他竟觉得李达康对他失去笑容的时候都很珍贵,而这般做错事一样的害怕他更是头一次见。

如同鬼上身不受控制,沙瑞金居然情不自禁地把手搭在了李达康的头上,就像安抚自己的弟弟一样抚摸起李达康那一头软毛来,脸上还露出了温暖的笑容。

“我知道了,这次是我错了,不应该对自己的得力干将产生不必要的质疑。以后如果我哪里做的不对,让你觉得不妥当,你就尽管直说就是了,说出来我们大家一起探讨改进。你说呢?”

听见沙瑞金不但全盘接受他作为下级冒犯的话语,还敢于先他一步“承认错误”,李达康实在感到意外不已。更令他难以置信的,则是搓揉着自己的寸头的那只手,和对着自己温柔绽放的笑容。

自己的委屈,沙瑞金的和解,自己的抱怨,沙瑞金的安慰……刚才发生的一切,让他感觉今天的沙瑞金不是沙瑞金,自己也不是自己。他们仿佛不再是叱咤风云的政坛领头人,而是,而是……

并不是什么,什么也不是。是上级对下级的倍加呵护和关心。李达康及时地打断了自己的胡思乱想。眼前亲切的目光让他几乎无法避开,于是他吞了吞口水,喉结紧张地上下滚动着,尽量克制住自己起伏的语调:

“好……好的沙书记,我知道了。”


TBC

评论(8)

热度(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