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伊岳

已退人义坑,情系陈道明。微博同名。

【沙李】天网恢恢(PWP,黑化李)

没想到我有生之年居然也会开沙李的破车???

本来是想很认真写个李达康黑化是幕后boss和杜老板勾结气得沙瑞金疯狂揍他啥的(???)也没想着开车。结果写到最后还是让老沙保留了爱情,把达康也写受了,也从正剧写成了PWP,杜老板也没出场,就和预想很跑偏就很随便……

大概是因为我驾驶技术不纯熟???

可能有不可考的地方,因为是PWP,就请原谅了ಥ_ಥ。

还有就是没发过车,不知道链接该怎么走,就走的简书套长图(我真的好蠢(´・Д・)」)如果不行的话我再改链接。

(现已改成微博文章链接)

谢谢所有的红心蓝手,欢迎评论区唠嗑:D


----正文----


1


“是不是如果我继续举报,你们就能给我减刑?”

“只要你老实交代,我们都会视情况予你从宽。知道什么就快说。”

“啊,那好。”

程度抖了抖手铐,狡黠地笑了。

“我有一盘对李达康的音像监视资料,没给任何人看过,就藏在我家书房里。里面啊,绝对有你们感兴趣的东西。”

其实并非没被其他人看过。他给祁同伟看过。只是这蠢驴还没来得及布局下套,就先让人给将了军。

“快,现在就派人去程度家的书房搜!”


2


沙瑞金目不转睛地盯着电脑里一帧帧的画面,眉头紧皱,乌云密布。

“这么多,够不够?”

李达康在纸上写下一长串数字,推给对面坐着的背对镜头的男人面前。

“哟,以前总听说李书记是个大清官,没想到出手也这么阔绰呢,”男人接过纸一看,顿时爽朗地笑起来,“您和高育良那老狐狸搭班子都这么久了,怎么现在才想起来动手呢?”

“上面空降,下面被捕,我一个人怎么斗得过他一个帮?”李达康阴沉着脸,声调没有起伏,“时局难测,先下手为强,你就别多问了。”

片刻停顿之后,那男子又笑了起来,便准备起身:

“好。那就包在我身上了。他高育良虽老奸巨猾,但早让我们的人给下了套了,处理起来很方便。到时候您就静观其变,坐享其成吧。”

“钱我会找机会打给你的,请回吧。”李达康轻轻点头,依旧没有表情。

滋,画面戛然而止。

一屋子的人都战战兢兢地看向沙瑞金,死一样的寂静。

“好一个调虎离山,鹬蚌相争,瓮中捉鳖……”

想起高育良和高小凤是如何被检举的,高育良又是如何被拖入祁同伟等人的泥潭的,沙瑞金哑着嗓子喃喃自语,双眼仍死死地盯着已黑了的屏幕。他从未见过像这样的李达康。

“怪不得周围塌方式的腐败,他却出淤泥而不染,原来是贼喊捉贼。”

“沙书记,那我们要不要……”

“不,不要着急。”沙瑞金这才移开目光,将身子转向背后的众人,“我们不能仅凭这一段视频就处理他这个级别的干部。你们先从周边入手,开始调查李达康与社会人士的交往,之后向上报告的事情交由我负责。”

看到沙瑞金不紧不慢的样子,一个小干部慌了:“可是沙书记,现在正是反腐的最高潮,以防万一,我们是不是应该先把李达康归起来啊?”

“不用。他跑不了。”沙瑞金的目光突然变得狡猾而冰冷,看着虚无的前方犹如那里有他的猎物,“非但不能归,我还得去打草惊蛇,亲自找他谈一谈呢。”

语毕,沙瑞金已离座。众人心急如焚,欲言也只能又止。


3


“瑞金,今天什么好兴致啊,想起我来了?”

进了沙瑞金家,李达康脱掉外套,紧挨着沙瑞金坐在沙发上。他看上去和往常一样,干净、禁欲、语气低沉,但字里行间、一举一动却又总是诱人。

沙瑞金转头便看见李达康那张人畜无害的脸,与视频中的那个危险分子判若两人。

虚伪、愤怒、想要将这冷冰冰的诱惑撕破。沙瑞金忽地起身,钳住李达康的一只手腕,将他扣在了自己家的皮质沙发上。身上的白衬被他的曲线折叠。

李达康却不以为然,全当是沙瑞金今日性趣别致。

“一上来就这么霸道啊,”抵在沙发上的他别过脸对沙瑞金甜美地笑,字句里充满的尽是挑逗,“这么着急的你可不常见。”

沙瑞金抑制住心中莫名的火,慢慢贴上李达康的背,咬着牙在他耳边呼气,

“你到底背着我都干了些什么?你还要不要命了?”

以为沙瑞金是在指情感上的偷腥,李达康只觉得他幼稚,乐得不行。

“瑞金,我都多大岁数了,还能背着你干什么呢?命?不要。早就随你处置了。”

“不是说这方面的事,”沙瑞金没有心思跟他开玩笑,心情早低至冰点,“高育良被诱导、犯错、被检举、抓获,全部是你一手设计的吧。”

听到沙瑞金捅破自己的秘密,毫无防备的李达康惊慌失措,第一个反应就是立即否认:

“什……什么?不是啊?怎么可能?你在说什么?”

沙瑞金无情的气声在耳边萦绕,逼迫着李达康根本无法思考。

“我不是在问你,是在通知你我已经知道了。”沙瑞金缓缓移开自己压在李达康身上的身体,改为一脸讽刺地俯瞰着他,“胆子不小啊,李达康。作了这么大一场戏,还真是厉害。”

听见沙瑞金步步紧逼,李达康羸弱的身板已开始在他的钳制下瑟瑟发抖。

曾经的他与他人人前嚣张跋扈,与沙瑞金人后尽善尽美,但此时他的眼神已不属于任何一种,而只剩下了单纯的恐惧。

“沙瑞金……你想干什么……”

想到自己可能会被自己身上的男人揭发,然后被上面调查、坐牢,李达康做着最坏打算,快要心如死灰。可沙瑞金好像并不想回答他的问题,换回了往日流氓的口吻,说:

“别怕。你不是说你的命随我处置了吗?我会对你好的。”


4(更改成了微博链接,请上车)


5


“沙书记,我们运气真好,警方那边正好也因为有案子在调查这些社会人士,现在被捉拿人员已经提供了更多人证物证,将李达康供出。我们看,时机应该是提前成熟了。”

“嗯,那就收网吧。”沙瑞金捏紧手机,看了看身后熟睡的人,“我会保证他明早去上班的,到时候你们从市委带人就行了。上报的资料放到我办公室,我明天就去向上面提交。”

“好的,沙书记。”

挂了电话,沙瑞金钻进被窝,从后面紧紧地抱着李达康,将头埋进他的颈窝里,颤抖着声音,看不见表情。

“你呀,怎么可以这么傻?”


(完)

评论(24)

热度(107)

  1. 大当家莫伊岳 转载了此文字
    伤心的最后一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