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伊岳

已退人义坑,情系陈道明。微博同名。

【双书记】过年

给双书记获白玉兰奖的贺文。祝幸福。

*文中汉东卫视新春致辞由春晚开场白/结束语改编


-----正文-----


“虎跃天山龙腾海,春满神州喜满怀。亲爱的各位观众朋友们,汉东卫视祝您:新年快乐!”

主持人们的笑声落下,电视机里开始播放各行各业阖家欢聚、共度良宵的画面。灯笼、对联、棉袄、一片红色一片笑脸,甚是喜庆。

面前的大圆桌上摆放着两副碗筷、两只酒杯、和一碟白菜猪肉饺子。桌旁只坐着高育良一人。他没有动筷,静默地抽着烟,听着窗外的鞭炮声响彻心扉,对着电视闭上了眼。

年末年初向来都是工作最繁多的时候。李达康不愿意在这时候给自己放假,一定还在办公室里赶着年度报告。

大概和往常几年一样,这个年高育良又将是一个人过。他惆怅地坐了半晌,将手中的烟在烟灰缸里摁灭。缸里的烟头已经堆到了不得不倒的地步。

“一句[回家了],道出多少儿女归心似箭的心情;一声[到家了],说出多少家庭幸福团圆的心情。今夜是除夕,我们和您一起快乐守岁,共度……”

电视机里传出的声音仿佛愈发的渺远,桌上的酒菜亦愈发的冰凉。所有舞狮、杂技、乐器、歌曲的声响,仿佛都被玻璃隔在了墙外,是高育良无法独自欣赏的另一个世界。

“可惜了。”高育良瞄了一眼桌上的饺子,依旧是没有胃口。他本就不爱吃饺子,买来做只为了过节意思意思。现在连团圆本身都做不到了,还要这些个象征来做什么?

窗外瑞雪纷飞,时光飞逝。高育良就在一片与自己无关的欢乐祥和中坐过了几个小时。春晚的热热闹闹可以令他忘记省委大院里落霜的冷。他就等着倒计时一过,关掉电视、收好碗筷、回房睡觉。仁至义尽。

“……让我们一起来倒数!五!四!三!二!”

高育良已经端起盘子起身,向厨房的垃圾桶走去。

“一!”

“我回来了!”

“新年快乐!”

在一片爆炸声般的欢呼与烟花声中,高育良家的大门被撞开。李达康踉跄地进了房门,脸上挂着融化冬日的笑。一身黑发、黑西装、黑皮鞋上缤纷地落满了纯净的雪,他挺拔地站着,黑白错落好看得不像凡人。

周遭的吵闹越来越热烈,却又好像忽地全部静了。高育良看向门边,手里倒饺子的动作停了,不知是见到爱人的喜悦、还是错过与之共享春晚的难过,一时悲喜交加,竟不知如何开口。

“你……你没加班吗今天?”

“过年啦,我加什么班呀!”

“那你这么晚才回来,去哪了?”

“去买饺子呀!”李达康举起手里鼓鼓的塑料袋摇了摇,笑得就像个表现好正邀功的小孩儿,“家里冰箱永远都空落落的,我想你肯定不记得买东西。但过年怎么能没有饺子呢?我跑了好多好多地方,人家都回家过年去了,哪儿都不开门,找了一晚上才找到一家商店还有饺子卖呢!哦,我还顺路买了些鞭炮,一会儿我们还可以……”

“你这个大傻子……”看着李达康兴高采烈地翻着塑料袋的样子,高育良简直是又气又好笑。自己怎么会有个这么不知趣的爱人呢?他不再多话,把手里的东西都甩到一边,走到了李达康的身旁,将他紧紧抱住。

“买什么鞭炮呀。你回家过年,比什么都重要。”

手里的塑料袋被挤得掉下,年货都散落一地,身上的雪花也尽数洒落在了高育良身上,李达康被突如其来的拥抱吓得后缩,却又被随之而来的温柔裹了个严实。屋外的锣鼓喧天与屋内的歌舞升平,终于打破了一墙孤寂,温暖地揉合在了一起。看着高育良责怪又满足的脸庞,李达康幸福地笑了,伸手亦将他圈在怀里。

“我知道啦。新年快乐!”

今年的年,总算是完整了。


(完)


-----彩蛋结尾-----


看着高育良责怪又满足的脸庞,李达康幸福地笑了,拉着高育良的手就往外走。

“买都买了,就陪我放一放吧!”

华灯初上,夜色正好,不远处的夜空中亦盛放着各家烟火。李达康将一卷长鞭炮铺开在后院的空地上,点燃,看着火星子沿着引线窜跳,一下子逃到了高育良身边。

忽地,炮竹开始噼里啪啦地爆响,惊得李达康躲进高育良的怀里。看见李达康缩成一团却开心得合不拢嘴,高育良斜眼匿笑,双手轻轻覆在李达康的耳朵上,怕他害怕炮竹声震耳欲聋。

鞭炮在黑夜中迸溅出点点的红光与温热,李达康转身抱住高育良,在他耳边大声地喊:

“新年快乐!育良!”

高育良亦轻吻李达康的鬓角,在他耳边低语:

“有你就快乐了,达康。”

今年的年,总算是完整了。


(完)




评论(17)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