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伊岳

已退人义坑,情系陈道明。微博同名。

【正剧向】【all康/主沙李】太平江山(9)

剧情设定走向及声明请戳

日常唠叨:

大概是因为太爱达康了,所以文章的走向和以上链接里的最初声明一样,快要写成了李达康传。

但每次把心中有血有肉的达康还原出来都觉得很快乐,比写任何cp都快乐,希望喜欢他的你们也不会觉得枯燥。

照这个速度,这个坑填完还得挺长时间,剧情什么的还是慢慢来吧。也和最初声明的是一样的,这是一篇绵长的零食文。

现在更新的速率基本上是一天正剧+一天小段子。虽然我知道我小段子也比较正剧什么的……但也在积极尝试不同的风格,试着各种挖脑洞+ooc+pwp,未来应该比较令人期待吧。

蟹蟹所有的红心蓝手和可爱的评论,真的是爱死你们啦。


正文:


十二


王大路并没有留下来吃饭。没等李达康回家,他在茶几上留了张小纸条,就拿着那把备用钥匙走了。

“哥,下班啦?”

李达康刚进屋撑着门框换鞋,正在做饭的杏枝就闻声从厨房出来迎接,穿着围裙兴奋地朝他笑着,仿佛已经期待他期待了很久了。

他再往餐厅一瞥,一大桌子都是自己爱吃的菜,令人垂涎欲滴的香气都快飘到了门廊来。

经历了大起大落的一天,原以为回家又将与城市规划图对影成三人、独守空房,却忘记了家里还有杏枝总是等着自己下班、为自己接风洗尘。

李达康第一次发自内心地感受到:这应该就是家的感觉吧。

即便这些事杏枝是日复一日地做着,从前的李达康却像是被障着眼无法看见。他总是觉得像杏枝这样没什么文化和追求、整天活得乐呵呵的人是完全没法明白自己工作上的焦虑的,于是平时除了坐在一起吃吃饭也懒得跟她再交流了。

可今天的他已经并不这么认为了。为什么一定要要求每个亲近自己的人都理解自己呢?像这样血浓于水的、不需要任何理由的温馨,比起工作上的成就来说,不也一样让自己身心愉悦吗?

而且——李达康又想起沙瑞金今天叮嘱他的那句“珍惜眼前人”——如果自己都从来没想过去了解谁的话,又怎么能要求别人都来了解自己呢?

自己原来也是需要有人陪伴的。

李达康感觉出自己那一毛不拔的内心正在悄然改变,但他并不排斥,甚至感到有些新奇,即使这样便意味着他身上一些令人过目不忘的特点也会渐渐消失。

“是啊,忙活了一下午了,”李达康也罕见地向杏枝报以微笑,“也辛苦你了啊,杏枝,看这一桌子好吃的我都快等不及了。”

“哇表哥,太阳打西边出来啦!”平时只会被李达康嘲笑是厚脸皮的杏枝竟然会听见李达康表扬她做的菜,真是不敢相信,“我每天都这么做饭也不见你评论一句,虽然也都是我份内的事,但……难道您今天荣升省长啦?”

李达康看杏枝一脸惊讶的样子捧腹大笑:“哪里这么容易啊,还早着呢!但难道我不升职就不能表扬你了不是?”

“表扬,随便表扬!我保证不谦虚!”杏枝跟着也乐了起来,难得看自己这位天天愁眉苦脸的表哥能有个这么开心的时候,“那就快上桌吧!别等菜都凉了!”


晚饭吃得半饱,两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天。

“对了哥,你知不知道最近我们市里发生了一起绑架杀人案啊?”

杏枝往李达康碗里夹着菜,李达康嘴巴塞得鼓鼓的看着杏枝。

“我当然知道了,可你是怎么知道的啊?”

“哎哟,这件事在我们这些街坊邻里之间传得可开了。”杏枝谨慎地看了李达康一眼,不知道还要不要往下说,“那谢一据说还是个老好人,大家都不相信他会去借什么高利贷,也不相信有谁会想害他。后来有警队的人透露当时解救未果之类的事,就有人说……有人说……”

“有人说什么?”

“说谢一他肯定是做生意的时候得罪了什么上面的人,就被别人自导自演安排了一出这样撕票的戏,名正言顺地去救他女儿然后再让人给放跑,说公安那边都是……”

“胡说八道!”听到这样的谣言李达康怒不可遏,大骂一声顺手就砸了手里的筷子,看见杏枝害怕的样子才又意识到自己的失态,清了清嗓子把筷子拣了起来,“现在的人啊,一出点什么问题,就去传一些不找边际的阴谋论,把屎盆子往我们头上扣。要是咱们的政府和公安真像他们说的这么无法无天,那早就国将不国,成黑社会了。”

“那是,我也觉得他们就是在七嘴八舌、胡编乱造,”杏枝看着李达康很快冷静了下来,就同情地拍拍他的背给他顺气,“但是哥,你是身处事中的人,就算这些胡话你可以不信,但这里面的水肯定深得很呐,你处理的时候自己要时时警惕才行呐。”

看着一脸担忧的杏枝,李达康这次很听话地点了点头:“嗯,我会的。谢谢你杏枝。”


吃完晚饭杏枝就回自己家去了,偌大的房子又只剩下李达康一个人。

他静静地躺在床上,不烦躁,也不想睡,只是在脑海里一遍又一遍过着今天发生的一切。

宿醉、缺勤、光明峰项目再次发出红色预警、遭遇领导突击审查、坊间流传着干部们作恶的谣言……

细细数来,还真是祸不单行的一天。

他轻轻翻了个身,合上双眼,想努力从这些倒霉事里品味出疲惫感,却很意外地发现自己今天其实并没有感觉太累。

坦诚真实的王大路、尽心尽职的赵东来、一丝不苟的易学习、通晓人情的沙书记,还有温情可爱的杏枝……

他再想时,那些不愉快的雾霾早已烟消云散,剩下的都是这些相伴在他左右的、对他不离不弃的脸庞,还有那些跟他们在一起说过的话、做过的事。

看着窗外的夜晚闪烁着点点繁星,柏油路上的大树在微风中摇曳,李达康突然觉得,甚至是孙连城他也可以试着去理解了。

虽然肯定对孙连城荒废正业、懒政不作为的样子还是完全无法忍受,但他也想明白了一些事,那就是这世上其实并没有什么事发生了天就会塌,也并没有什么事不好好发生的话自己就会一直挂念着没办法过下去。

麻烦是永远处理不完的,但总有一天,自己也会退休,官爵都拱手让人,一切都会过去。这辈子剩下的,也只有跟身边的人的那些情分了。

所以说,江山固然多娇,令他着迷;但要是没人同他一起分享江山的喜悦,也一定是索然无趣的。

李达康有些惊讶自己怎么会突然变得这么感性了,可这些确确实实就是他想说的。

大概是今天被沙瑞金的一席话点醒了吧。自己年过半百了才开始逐渐不惑,也真是有些惭愧。下次一定还要找时间跟这位有意思的领导好好聊聊天。

李达康高兴地想着,庆幸莽撞的自己能遇到一个如此知心的领导,不禁又回忆起今天沙瑞金像摸小猫一样安慰自己的样子。仍然觉得不太能理解,却又没有自己想象得那么唐突,躲在被子里竟然好像有些脸红。

好啦,别老胡思乱想了,再不睡觉明天就没法工作了。李达康紧紧地抱着被子,在心里默默斥责着自己,眼睛闭得死死的,生怕自己再多回忆一秒。

于是,李达康像往常一样,嘴里念叨念叨着党章,便安稳地睡过去了。


评论(8)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