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伊岳

已退人义坑,情系陈道明。微博同名。

【正剧向】【all康/主沙李】太平江山(3)

文章设定走向和声明请看


日常唠叨:

今日超长一更(因为不知道剧情该在哪里断啊啊啊啊快写吐我了)

沙李下线,路康上线

毕竟没有对比怎么知道小金子才是最好的呢对吧

下篇会有路康酒后(说好的不开车)

因为正剧里很多人都拜拜了所以为了延展剧情后面会适当增加新地名/人名,食用时可以无视掉。

为了使自己不要被这篇超长正剧逼疯,我想隔三差五地更新一些all康小段子,调剂一下写作乐趣大家也读得开心。

讲真正剧向的流量真的很少,所以谢谢每个红心蓝手和评论,是我努力写写写的动力。

本人留学生,更新和回复会有时差。政治没怎么学过,所以有些东西可能写得不对,还望海涵QWQ

欢迎留言,都会回复:D


正文:



两个星期过去了。自那日办公室会谈之后,李达康没有再见到沙瑞金。省委书记不能只管京州一个市,116这件大事平息之后,沙瑞金开始着眼于汉东各个地方的打理。这两天他下到邻市吕州的周边各县调研去了,顺便问一问赵瑞龙那美食城拆迁的后续工作做得如何。

是啊,人家是汉东的一把手,可不是咱们京州的掌门人。李达康心里苦笑。

那日的工作汇报最后是如何结尾的,李达康不想再多回忆了,余下的都是些官场的客套话,他也没再出任何岔子。时局不容自己继续这样松懈下去,惆怅没多久,他便一头又扎进了工作中。他明白,虽然高育良这政法委书记是被暂时搞下台了,但马上就会有什么张育良王育良来接替高的位置。干部的任用在即,这么重要的位置不会一直空缺,汉东各市政法委的一把手们都是挤破了头想往上钻。不久之后便会有新人加入他们常委,他摇摇欲坠的权利会被填补空缺的人平衡,一切又都会从头来过。

以前是因为116事件,再加之京州是省会城市的关系,初来乍到的沙瑞金才和他走得近,才会给他特别支持和照顾。他心里太过清楚,现在天下太平了,沙瑞金需要把视野放得更广,眼中是不会再只有他李达康的。仕途中的任何有恃无恐到头来都会是幻想和奢求,他能靠的只有自己。

毕竟有着欧阳菁这层不清不楚的关系,李达康今年是没有当上省长的妄想了。但他知道如果这一年半载里没有新政绩,他在汉东政坛这趟水里就会不进则退。所以他不敢怠慢,一边着手着大风厂的拆迁场地问题,一边更进着光明峰项目的进展情况,确保这个两百八十亿的大项目能在年底之前有个眉目。




“李书记,这里就是大风厂的新址。”金秘书将车开到路边停好,摇下车窗对李达康说,“您要亲自下去看看吗?”

上午在市委开完了会,下午去给城郊的一个大型楼盘开盘剪彩,忙活了一天的李达康终于要下班了,回市委的路上正好路过了给新大风厂安家的一圈工业用空地。李达康环视了一圈,大概看出这里和之前下面提交上来的照片材料是一致的。因为光明区已无地可卖,李达康便向它隔壁的岭安区强制性地要出了一片地来。岭安区正在建设工业新城区,正好将新大风厂安插进去。虽然这锅扔在了那八竿子打不着的区委书记头上人也是一百个不情愿,好好的一片高价工业用地就这样被低价掳走了,但他满肚子的怨言早都被李达康一个不客气的眼神给瞪了回去。官大一级压死人这话打哪儿都适用。

“不必了。大风厂的事既然已经定了下来,就全部交给那个区委的周书记去办吧,”李达康回答,“量他也不敢拿这事随随便便敷衍我。”

“那咱们就直接回市委了?”

“嗯。听说易学习今天刚从下面调研回来,我准备请他和王大路去咱们市委大楼对面的那家家常菜吃个晚饭,给他接风洗尘。你送我到市委就可以下班了。”

“好的李书记。”


汉东逐渐归于平静,可反腐风波永远不会停息,即使是这样朋友之间的小聚,李达康也不敢去档次太高的馆子,以免被人揪住把柄。像这样订一间家常菜馆的小包间已经是他能尽的最大情谊了。自从欧阳菁离开他之后李达康才真正体会到人情冷暖的重要性。以前他总觉得上班有上级管着、下级怼着,回家有老婆吵着、工作补着,生活一直都被挤得满满的,容不下更多的人际关系。可等自己静下来一看,却发现没了讨厌的同事和吵吵的老婆,自己的生活再没有其他人的介入,也是蛮空虚的。

这样看来他其实是一个特别简单的人。从前他对自己的两位旧友老同事易学习和王大路照顾不周,不仅仅是因为他过分爱惜自己的政治羽毛,害怕不知不觉中成为别人口中谁的靠山石,更是因为他无暇经营早已经天各一方的友谊。要说感情,他们也算是一起从金山共患难过来的,怎么可能没有呢。可他不是超人,他的精力也实在是有限,选择了将一生奉献给工作他就必定要割舍一些儿女情长的东西。

对于欧阳菁也是一样的,如果他能多给她那么点关心和问候,心里仍装着彼此的他们也不可能会分居八年。后悔吗?李达康曾抱着欧阳菁的照片苦苦地问着自己,答案却是晦涩不明,因为他难以确定如果能重来一次他会不会还是选择自己挚爱的工作,而不是家庭。

而如今事情却发生了些许微妙的转变:易学习成为了他在组织上被钦定的也是被信任的搭档,王大路,作为一个一身清白的商人,也和这两位高官在安全距离里走得很近。从前的天各一方又兜兜转转地被命运安排在了一起,名正言顺地返回了当年的轨迹。现在的李达康好像大可不必再担忧过去的那些担忧了,因为他的生活和工作自然地拼接在了一起。他没有妻子,唯一的女儿远在美国,和自己的感情可以说寥寥无几,他的精神寄托竟逐渐变成了他这两位曾与他生死与共的兄弟,与他们推杯换盏成了他除工作以外唯一的爱好。加之王大路答应他要帮他照顾好女儿佳佳,李达康内心对王大路的愧疚、感激和依赖更是化作一团。无以为报如他,能做的最多只是请他们来这样的小馆子里,吃吃饭、喝喝酒,但作为一个几乎没有社交生活的人,他也在很努力地去弥补、去做了。


“来啦大路!”刚在包间坐下不久的李达康看见王大路推门进来便笑着迎上去。这笑容有些不同于他对沙瑞金书记的笑,是更加轻松和温柔的,是只会为最亲密的人流露出的笑容。“学习呢?他怎么没和你一起来?”

“达康啊,我正想跟你说呢,易学习他这次调研不是专门去抓那些跟赵瑞龙那美食城一样的污染环境的违规项目吗?现在一班干部倒了台,好多企业的靠山没了,他这一去就又检查出不少,回来给我打了个电话是气不打一出来。这不,刚回城就直接抓人开会去了。你说这星期天他也不休息,什么事不能留到明天上班说啊。”

李达康听了,先是点点头对王大路表示赞同,然后转念开始考虑起易学习这样做的问题。他来京州新官上任,连市委大楼的结构都没摸清呢,就开始念叨下级、打击企业,就算他是沙瑞金点名道姓指派过来的,与人合作方法也得得体吧。估计这一去他又帮自己理直气壮地得罪不少人,京州的这“绿色GDP”该继续缩水了,自己跟他上次的谈话算是白谈了。

李达康心里苦。他对王大路笑了笑,无奈地说:“你说,这本来就是给易学习他接风的晚餐,主角自己却没来。”他有些许失落,但看见一旁本不参政的王大路仍一脸关切,他不想这饭再让王大路吃得不开心,“这家新开的馆子味道那么好,他不来尝尝是他没福气,咱们下次再请他吧,今天就我们哥俩好好地喝一个。”

“嗯,那好吧。坐吧,达康。”

李达康就挨着王大路坐下了,只有两个人的包房有些许空旷。届时两道小菜已经摆上了桌。

“那个……”

“那个……”

俩人同时笑了起来。

“还是你先说吧,大路。”

“达康啊,佳佳让我告诉你,说她已经找到了对口的实习工作了,一毕业就可以转正拿工作签证,工资待遇对她们这样的应届毕业生来说还不错。”

“是吗……那这姑娘不错,能干啊……”李达康喃喃,又问,“你说是她让你告诉我的?”

“嗯,最近我每次打电话给她她都还是很乐意和我聊聊的,看得出来虽然欧阳入狱她还在难受,但她已经能理解这不是你的错,也慢慢能理解你的工作辛苦了。我看什么时候你也好好打电话跟她聊一聊吧。”

李达康听后,心中的感动无以言喻。“谢谢你啊大路,一定也没少花时间开导她吧。”至此,李达康心里为女儿悬着的这块儿也算放下了。他那对王大路感激又惭愧的心情又重新涌了上来,堵得他有点说不出话,“这件事情没你的话我一个人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去处理,去跟佳佳解释。我本没有奢望她会原谅我,只要她不恨我就够了。能得到她今天的理解,真的是谢谢你了。”

看见平时雷厉风行的市委书记突然没了气焰,在自己面前低着头声音哽咽着感谢自己,王大路有些惊讶,但更多的是心疼这样一个身高权重、辛酸却独自吞咽的男人的自尊。在他的眼里,李达康所代表的依旧是当年突破万难也要在金山修路的那股劲,这股劲也从来没有消失过,看李达康认真对待工作的样子是看得出的。只是当他那日与李达康在家里推心置腹之后,他才发现这灵魂除了冲劲之外,也是有很多柔软的地方的。他会伤心,会想念,会充满期望,和其他不那么强硬能干的普通人也没什么不同。

然而并不是每个人都能看到李达康有血有肉的这一面。在大多数人仍刻板地认为李达康冷酷无情的时候,王大路也逐渐意识到,自己对于李达康来说是特殊的。尽管面对自己的时候李达康仍带着作为一个市委书记的警惕,但他能感觉得出李达康没有朋友,而自己是李达康除了易学习这个工作上有牵扯的朋友外唯一能够在心中依赖的人。他不想辜负这份来之不易的依赖,能感动一位不近人情的人仿佛是他的荣幸,更何况这个人是自己当年替他挡过枪、却从未受过他任何恩惠的李达康。

他像个哥哥一样一把揽过李达康的肩膀,努力地想传递给他自己的温度,就像当初在金山时,在李达康家里时。“谢什么啊,都答应过你会帮你和佳佳的,事情能圆满解决就好了,不是吗?”说完王大路就往李达康的碗里夹了点菜,“好啦别想啦,菜都要凉了,赶紧吃东西吧。”

“嗯……”李达康怔怔地望着桌面,没有动筷子,“大路,你说,现在汉东的政治生态,像这样风平浪静的,真的就是好事吗?”

王大路被这突如其来的问题问得没头没脑,不解地看着李达康:“这……我一个商人,在商言商,没有资格随意评价你们政坛的事啊。”

这一句话将李达康拉回了现实。刚才王大路的一言一行让李达康似是彻底打开心扉,以往几日的忧虑又涌上心头。既然王大路能待他这么真,他就想把他当成自己最亲近的人,想跟他说说心里话,讨论讨论自己的苦恼,希望王大路能为他排忧解难。可他却忘了一个最重要的事实,那就是王大路不参政,跟他讨论政治思维是对牛弹琴;奈何他李达康偏偏生活中就只有政治和工作,挚友就在身边却不能与他坦诚相待,让李达康反而感到比独处更甚的孤独。

为了不要再一根筋地展现他的自私,李达康决定就此打住,不能让王大路在他心中重蹈欧阳菁的覆辙。他给王大路和自己都斟满了酒,重新将那副温暖亲切的笑容挂在了脸上,就像是自打进门后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达康,你刚刚不是想跟我说什么的吗?被我给打断了。”

“没什么。来,不说了,咱们喝酒。”




评论(24)

热度(67)